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投稿 >
登錄 新用戶注冊

多情自古紅塵悲苦,生有何歡死亦何憾

作者:蘇子默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8-12-02 15:45
嗚呼哀哉!尚饗!辛卯兔年九月二十蘇子默隕命花洲,飲恨黃泉,與世長辭,享年一十九歲。天命有常,人皆歸天有時。世事無窮,陌路難測相離。悲夫,含淚泣血,作此文祭奠在天之靈!
 
公元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是夜,月清如水,風寒若冰。唯見一人衣袂翻飛,持一紫竹簫佇立良久,俄爾對月長嘆,俄爾顧影自憐。竹葉婆娑,亂枝橫斜。少傾竹簫沾唇,其聲凄凄然,如泣如訴,如怨如慕,不絕如縷,聞者悲傷。乃一曲《孤星獨吟》,去年今日時,正與友相談,處處閑聲有,共笑游人間。怨大地,恨蒼天,紅塵惹人戀。無敵手,又何妨,空余淚漣漣。回眸處,細語間,對影自嘆。有誰可知,孤獨,有多憂愁?有誰可知,笑與淚,差別、多大?
 
未幾,聲絕。竹簫落地,數節折斷,絕響凄婉。冷月隱沒,浮光靄靄,哀鳴泣血。縱深一躍,流星隕落,綻開一朵妖艷紅花……少年才俊,風華正茂,命喪身歿,魂回天涯!悲哉!痛哉!
 
現收錄好友知己祭文數篇,以示懷念。各位好友知者相互轉告,送上挽聯,詩詞,悼文皆可。拜謝。
 
好友陌陌贈文:
你說,廟宇求緣怎落簽,輪回嘆,禪意渡千年。
應該是怎樣的一世回轉,才落得這一世的牽掛情緣,我看見你站在古寺的青石板路上,負手,望著那一樹花開,用最安靜的精彩恬淡著你的蒼涼。你嘆一口氣,果真是一簽難求,若是用輪回換一次邂逅,這上千年的癡纏,是不是就如花一般,時候到了,便沒入塵埃。
 
你說,醉臥紅塵為擦肩,蓮心怨,滄海化桑田。
紅塵本就難斷,人若有情,相守太難。我看見那開花的樹下,騰空的酒壇,微醉的你,將一樹桃花看成了一池白蓮。那笑容的苦澀,那滿眸的清冷無奈,你摘下一朵桃花放入口中,突然一笑,原來啊,時過境已遷,滄海已桑田。
 
你說,三世情結一世緣,如初見,月下與花前。
忘川河畔,彼岸叢開,奈何橋上,你遲遲的不肯喝孟婆湯,笑著看向那巨大的三生石上,鐫刻的名字,在一點一點的消退,如果就這一世完結,那至少不要讓他忘得這么快。人生若只如初見,便可留一抹月色,種一株曼陀,用妖媚的紫色來代替這滿世界的蒼紅。
 
你說,縷縷青絲繞指尖,西風剪,秋水共長天。
你記憶里,有一個女子,站在秋風里,聞見你的步幅,轉頭輕喚,你看得如癡如醉,贊嘆那青絲飛揚,黛眉朱砂,好一個絕代風華。她卻微微一笑,轉回頭說,縱然風華,又何曾絕代。那聲音里落寞,讓你心疼。
 
你說,愁緒縈懷曉夢寒,終覺淺,輾轉落冰弦。
一曲夢離別,一曲葬花賦,一盞焦尾古琴,一只白玉橫蕭,一次空前和音。我看見你輕撫著已斷的琴弦,腰間的白玉蕭幽幽的泛著寒光,就這么一世的相處,怎么能夠呢,怎么能夠。
 
你說,韻腳孤獨錦字殘,相思引,借紙續斷篇。
墻上還掛著那女子親筆描下的蝶舞翩翩,只是那一行題字,卻生生中斷,你凄凄的看著,手里明明拿著筆,卻在另一張紙上續寫了詩篇,相思不負,待到花開,你放下筆,紙上殘留著四個字,共赴黃泉。
 
你說,玉潤冰清筆墨懸,芳澤意,填詞詠紅顏。
你總是記得那女子說過的每一句話,閑來無事便一一寫下來,看見堆成了一沓,又一把火燒了個干凈。你舉著酒,突然想起她曾奪下你的酒杯,慍怒的說,酒乃穿腸毒藥,少喝為妙,你就真的滴酒未沾。好一個英名換紅顏。
 
你說,摯友佳朋笑語歡,天涯遠,癡愛念金蘭。
又是月下花前,又是狂醉不言歡,你看著身邊的人,君子舍命相陪,你卻心無所念。你還記得那把二十四骨紫竹傘,也記得泛舟湖上的那一瞬靜箋,那女子說,你們的距離,天涯咫尺遠。不曾想,竟一語成鍼,如今,樓蘭陌路,只思不見。
 
你說,悲喜人生俯仰間,清風過,往事入云煙。
恩恩怨怨,癡癡纏纏,少年風氣已盡數退散,留下的刻痕在記憶里逐漸變淡,人生不過百年,何苦歲歲郁郁寡歡,清風明月仍在,也可醉酒花前,讓往事隨風散,煙花美好,記憶終短。
 
你說,把酒臨風笑問天,今生愿,千里共嬋娟。
我看見,你用半生浮華,才換得了如今的瀟灑,不必夜夜笙簫,至少有酒有劍,你徒留了這半生情緣,不如贈與花洲相伴,莫問歸處何在,有我們的地方,便是你可以依靠的花開。
 
一醉風花雪月,四季陌路相逢。
 
 
傻孩子阿殤贈文:
你死去了,我該如何?誰還會叫我傻孩子?誰還會在難過的時候想起我?
言默,你的一躍何其殘忍!想你卷卷的頭發,想你說話溫柔如水,想你笑起來那么好看。。。
遇見你,在一個淺風的午后,看見一個帶著詩意,帶點傷感的名字,無言、默落月。記得你的第一個回復“過去了,都過去了”心突然的,就痛了。耐心一點一點翻留言板,翻日志評論……一點一點去了解,知道這個帶著傷感詩意的人叫做言默。看著動態里出現的你的心情,字字都是傷,不由自主的去安慰。偶爾發現了你的電話,好玩的發過去短信“猜猜我是誰?”這些你還記得嗎? 
看著手機上來電提示“言默”那么的驚喜、開心。言默給我打電話了呢。。后來,看著空間出現的一字一句,留言板上你留下的痕跡。。。
言默、言默、你怎么會離開?你不在了,留下阿殤一人要怎么辦?沒有你的世界,只剩一片荒蕪、、、
還記得,你說清風過,往事入云煙,你說天涯遠,癡愛念金蘭。言默,你說我是你的誰,你是我的誰,誰是誰的誰的誰。。。言默,你說世界上少了一個你,差別怎么那么大?你不在了?是真的么?那么明天誰給我寫紀念的話?你若不在,誰會記得我?
在黃泉路上吟詩作對,是否也是一種風景?好想、聽你再叫我一次“傻孩子”If my tears gathered to ocean . will you still come back . . . . . 
你會不會摘下一朵凄艷的曼珠沙華,獨立在奈何橋畔,等我。。。
 
 
好友安敏贈文;
輕輕吹佛著臉頰,空氣中帶著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清香。
坐在略微有些濕潤的大理石上,看著手機屏幕上那不停閃爍的頭像,心情突然變得很煩躁。
撫弄著被微風吹得有些凌亂的發絲,眼角不經意間瞟到了一個陌生的網名。不知道何時加的你,竟將你遺落在這個小小的空間。懷著好奇心查閱了你的個人資料。又忍不住進入了你的空間。只是這一看,便叫人永遠也不想離開。
坐在門前的葡萄架下,仔細的品讀著你的每一篇日志,不忍錯過每一個文字。陽光透過葡萄葉的縫隙照射在青石板上,看著你的日志,體會著當時你寫日志的心情。坐在碧綠的草地,陽光溫柔而不刺眼,閉上眼睛,日志里的內容浮現在腦海自己仿佛置身于那虛虛擬的世界。
那些時,我是你忠實的粉絲,仔細品讀著你的每一篇日志,期待著你的每一篇佳作。雖然與你素未謀面,但仿佛我們已是知心好友一般。
嘴角泛起了一絲輕笑,蘇子默!多有意境的名字?每天期待著與你聊天的時間能夠增多,最好是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當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天空烏云密布,時不時傳來陣陣雷聲,仿佛為你的離開而感到憤怒。作為你在遠方的朋友,不能親自與你告別,只能默默祁禱………
子默,愿安!
 
 
好友清歌贈文:
只是感覺蘇子莫是何種涼薄之人,可以有如此撕心裂肺的疼痛?究竟是受了多深多重的傷,會如斯凄楚決絕?
紅塵若甕,咫尺難丈,青春一餉,幕落昏黃,卷筏朱章,珠句碎顏。月色擬霜,寒水青遙,孑倚孤樹,清簫凄揚。念黃泉碧落,忘川難渡,鄉臺躅上,輕撫青石,斷腸回眸、鴻蒙初辟,雪爪鴻泥、如煙飄散,眉眼盈盈、孟湯凝淚----
蔓珠蔓華,妖艷如血。孰知?天半弦、水半弦,奈何卟成圓----
尚饗。
 
 
好友流蘇贈文:
琴棋書畫、一世風華與夙魅的交錯、
風花雪月、一場浪漫與唯美的邂逅、
舞文弄墨、一幕夕陽與流云的癡纏
簫劍江湖、一抹柔情與血淚的交融、
塵世離殤、一段殘缺與憂傷的過往、
錯落、在一段年華、相遇、卻不是在最美的時光、
留下的悲傷、難以用文字訴說、唯有永恒的記憶、裝扮了現在的你我、
或許、從來的都沒有交集、此后便永遠也不會在有 、
無力又蒼白的我、這樣笨拙的文字、又算得上什么呢?小丑般的角色、只是一個不好笑的笑話、
怎樣訴說、對你的記憶、也許、你的心、不會有絲毫的顫抖、不會有任何的牽掛、
終結了所有、只為、心中的子默、用淡淡憂傷、雕刻自己的青春、
回想起青春年少時的我們、陽光與活力、始終是那個時候的代名詞、
歡聲笑語點綴了整個學生時代、純白的感覺、一直延續到現在、
你的文字、勾起的不是對過往種種美好的回憶、
內心僅有的傷痛、在瞬間、湮沒了所有的風花雪夜、
不是因為語言的渲染、才使感情得到了升華、得到了釋放、
是因為有了刻骨銘心的傷痛、才讓不帶任何感情的文字有了生命、
一場天涯相隨的愛戀、 逝去了多少光陰、
充滿了夢幻、向往、是致命的唯美、
開始了、就永遠也無法停止、是殘缺的美麗、
經歷過的、只有自己能懂、那無法言說的痛、也只有自己可以體會、
每當午夜夢回、你是否也和我一樣、躲在角落里、細數著那些傷口、
不是不曾愈合、也不是不能選擇離開、
只是、怎能留你獨自面對世間的冷漠、明知道會受傷、可還是義無反顧、
了解你、只是通過文字、是你真實的內心嗎?
雖然有了生命、但存在的距離、依舊淡漠了真實的感覺、
有些心疼、深夜里、孤單的背影、看到的、只是落寞、
沒有永恒的相守、只有短暫的相逢、
在這一場錯落的流年里、見證我們的存在、 
念、子默
 
 
兄弟夜殤贈文::
嗟乎!悲哉!痛矣!子默兄,此則汝欲見乎?!自此獨去,豈忍見余茍活于亂世哉?
記那日、相遇為緣,怎耐相見恨晚,秉燭夜談,述鴻鵠之志,展大鵬之望。生平之愿,金石所刻,字畫所印,其情之切,其志之宏,當世無二也。然得鐘期即遇,高山仰止,流水相環,又有何慚?
憶那日、天象莫測,道為無晴,然卻為情。余及汝奔走于巷陌之中,談笑于白丁之間,其喜何其至矣!至于晚,則持簫而立,其聲凄凄,其音戚戚,今之思之,不亦悲乎?
而今驚聞身歿,驟起投箸,淚拆兩行,青衣盡濕。登高而望,遍插茱萸,只少一人,不見知音魂歸何處。縱上窮碧落,下臨黃泉,茫茫然不得見矣!悲痛之至也!
君可知,自此一去,燈下徘徊,感傷夜月,無可述處。
君可知,自此一去,空城彷徨,吟詩頌詞,無可交矣。
君可知,自此一去,斷弦終曲,高山流水,無人會矣。
君可知,自此一去,高談闊論,嘉賓不至,鼓瑟難揚。
君可知,自此一去,憂思難忘,何以解憂,誰知吾心?
噫吁唏!嗚呼哀哉!昔我往矣,談笑鴻儒。今我來思,雙人成單!我心傷悲,莫知我哀!悲哉!尚饗!
夜殤泣祭
 
 
好友離落贈文:
蘇子默,初識、你是獨依叫的子默的哥哥,而我是獨依說的好姐妹、我識你、你卻不認識我。那時我以為你是成熟的男子、懂得照顧人,而且才華橫溢,便在你空間留下了腳印、之后歸于平淡。
真正開始了解是在依的莫失莫忘閣,記得在群里第一次聊天時、依依不在、那時很晚了、就我、小敏、還有你三個人在,你出來時、說話文縐縐的、我和小敏都受不了你說話的方式,我便說讓你隨意些、你這樣讓人距離感、無法接近。后來我加你為好友、卻沒想聊的投緣竟然聊了通宵,呵呵…現在想起來覺得對你的感受不一樣了。
似乎我們倆聊了兩個通宵,你說這是你第一次聊通宵,我只是笑。因為我已經習慣了徹夜不眠。
我把你當知己,你卻硬讓我叫你哥哥,還騙我說比我大、唉!我居然被你騙到了。還叫了幾聲,挺后悔的,如果不是我說我最恨別人騙我、你大概會繼續讓我叫你哥哥吧!
以前在莫失莫忘閣、大家都熟悉了,經常開玩笑,只有你總是尷尬像個靦腆的小男生。其實在莫失莫忘閣和他(她)們在一起談天說地亂聊真的很開心、只可惜現在莫失莫忘改成了花洲文學社茗閣,沒了以前的意義。記得你們大家都要去上學時約定過等放假都會回來莫失莫忘的,可是才過多久、莫失莫忘就沒了…而你這個管理也去了!
你說你為什么總是想不開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像童話世界似的,你總有那么多感慨、那么多無奈,那么多心事,而且似乎你內心里不愿活在這個現實殘酷的世界里。不管怎么勸都沒用、其實你心里都明白…只是不想接受而已…
如今、你解脫了,去了你向往的世界天堂。可你讓那些關心愛你的人怎么辦、活在失去你的悲傷塵世里默默哭泣著、叫著你的名字嗎?
這個紅塵里、每個人都有逃不過走不出的劫,只能慢慢的去接受屬于自己的宿命、你怎能如此想不開了…
對于你,那個我曾說的知己、只有一句話:“你若離去、我便忘記。
這些回憶都會過去,愿你在天堂找到你想要的世界。安好
 
徒弟汐兒贈文:
傳說中的彼岸立于三途河畔,花不見葉,葉不見花,生生世世,師傅~難道你比這還慘??別老說死啊死的,你難道不知道其實有很多人關心你么,也為我們想想、、、、
如果,我說如果,師傅不在,我便少了一位良師,假如,我說假如,子默不在,我便缺了一個良友,假使,我說假使,默默不在,我便失去了一個兄長……
門前的溪,屋后的竹,側旁的花、、、、、、盛世煙花~~~~我只想與良人并肩看夕陽西下,與塵世隔轄,師傅,到時你牽著你的最愛,我伴著我的良人,一起看遍天下,如何??
 
 
好友漠顏贈文:
默默…如果你跳樓了,放心,我會為你備一棺材…說真的,我還是會懷念你的。 萬里河山處曾有一才子, 寒窗十載才華橫溢。 哪知今日為伊人徇情, 終是逝其身影。 (漠賦詩詞為君記, 顏逝殘影留其詩。 念君憶君何時停? 蘇遺情深為依依, 子夜執筆寫盡思。 默候千年伊始現, 怎奈君已高樓玨。) (欲與君作知己, 共賦文學詩詞。 哪知君卻…… 悲哉、悲哉! 愿君黃泉一路走好, 無甚念君…)
 
 
好友小雅贈文:
……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弦落、語默然”似乎已經刻骨銘心了。。你說的對,看不見、聽不到,但我知道,在我所處地方的西側,有那么一個多愁善感,才華橫溢的少年。。他,在我的網絡世界里,不可以安靜…
 
 
好友清心贈文:
其實很羨慕你們找到了彼此依靠的人,不像我依然獨自站在天涯的另一端,那里是一片孤獨的天空,所以有那樣一個相互依靠、相互溫暖的人,你怎能撇下如此美好的青春,如此美好的戀人而遠去, 紅塵如夢,有太多無法言喻的東西,珍之,惜之…  
 
 
娘子依依贈文:
子默跳吧,彼岸花海不要有你我的回憶,奈何橋上不必等我。也記得喝那忘情水,三生石上不要留上我名字,來生,我們若是有緣相遇,再隱居森林……
 
 
好友女女贈文:
你走了嗎?真的走了嗎?我不相信,不相信你舍得丟下我們就這樣靜悄悄的走了。。。
你走了就在也沒有人來給我道一聲早安(晚安)、叫一聲傻瓜(丫頭、女女),你舍得丟下我一個人嗎?
你說過如若有一天,你帶著你的那個她,我也帶著我的那個他,我們一起在黃昏后暢談人生,如今,我們都在,你卻已離開。 你說過要守候我的,你走了,誰還會。。。難道你要言而無信嗎?你說你要杯子,我一直都記得,是不是你已經忘卻?
你要是敢在我離開之前離開,這輩子我讓你死都不得安生,甚至下輩子、下下輩子也都要纏著你。。。我還想告訴你:我現在有一個對我很好、很愛我的男朋友,我也開始喜歡他了,我還要把這個消息親口告訴你呢?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這樣呢?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顧我們的感受,只考慮自己呢?
子默,你若敢先去,那么就是上天入地下黃泉,也要把你揪出來——罵之、扁之。然后我在哭之…… 
 
 
好友墨香贈文:
長亭外,一曲離歌,枯葉染秋,誰策馬,執天下?怎奈酒入愁腸,西風拆盡,一紙萱黃……
君赴江山,為伊人,博顏一笑。書生情,敵不過金戈鐵馬、仗劍天涯。投筆思緒,讀詩卷,卷卷墨顏,筆鋒流轉,繡長安,風景亂,伊人在盼。夜微涼,曲微殤,燈盞成眠。 西窗月,閣樓對影,蘇子默,念舊心情,與爾相識日短,情誼連綿。
爾去,屏風畫依存,汝墨,人間,流傳。琴在,曲猶揚,揮袖間,眉宇軒昂,長發清風,溫韻律,此非經年,彈不出彼時音響。醉臥長廊,月照空明,天燈,信難送。
檀香冉冉,長路漫漫,風塵路過的歲月,年輪一年轉一圈。雪墜落窗前,心比冰寒!蘇子默,念安!夜盡天明,疏星許幾分心愿。梅香自苦寒,空守書院,我等一世藍顏。絮縷癡纏,一襲素裙誰穿?一晃春暖,梨花落瓣,雨輕嘆……
繁華易落,斜陽殘照舊夢,紅顏淚,江南雨,沾濕衣襟。蘇子默,可有人扶在你肩膀哭泣?獨依癡情,勿負于她。鐘聲夜半,誰為你匍匐佛塔;香霧繚繞,誰為你虔誠跪拜;萍水相逢,誰言除你都是過客,錯落年間許你一世傾戀?
馬蹄琴聲疾過,是誰這樣冷漠,物換星移,先生說命途難測。我撫琴,弦落,曲罷,終寂默。簾外雨打,芭蕉綠,芙蓉水面,浣溪沙,景色秀美,歌女唱離別。一壺惆悵,酒醒提筆字忘,恰逢韶光年華,翠竹泣墨痕,紛繁世間,我輕描淡寫。
平仄拓碑,夢回初逢,梅雨霏霏,蘇子默,弦落,曲罷,終寂默。
 
好友子靈贈文:
如果,你消失了。你要的詩詞,我不會。對聯,我不懂。挽語,我沒有。
但是,如果,我說如果。這一切都只是如果。
如果,這一刻,你真的在這滾滾紅塵之中,自此決然而去,不留下任何音跡。
我說,我真的不會因此而哭泣,亦不會因此而傷感,更不會因此而斷弦醉臥三千。
我只會,我真的只會,在每年的今天
為你釀上一壺桃花酒,
為你譜上一曲《廣陵散》,
為你葬上一地落寞桃花,
為你移上三株常青松筠。
讓這桃花自此隨你而逝,
讓這松筠自此為你而立。
雖,自此留一墓青冢,只留一縷青煙。
但百年后的我們,定會再此相聚。你說,是么?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jpxkua.live),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相關欄目:
  • 文化雜談
  • 經典文摘
  • 風云人物
  • 國學資訊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
  • 牛仔骑马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