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投稿 >
登錄 新用戶注冊

二十六歲,不忘初心,愿你遇見更好的自己。

作者:蘇子默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8-11-28 17:35
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有些人,需要歲月來成全
 
寫寫刪刪,沒找到合適的文字來開始這篇不明所以的絮絮叨叨。曾經還希望無論到何時年月都能有提筆三千言的興致,現在卻覺得文字所表述的情感太過局限,某些用詞不同甚至標點不同都能使表達的含義差了千萬里,還不如打電話或者當面傳達更真切可感。或者說想要表達的東西太多,無法言明之苦、不能承受之重都強加給了指尖的筆墨,未免有些太過于殘忍。
 
確實很少動筆,給自己找了很多理所當然的理由,忙著工作、忙著生活、忙著從生到死那么一往無前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匆慌。雖然看到喜歡的紙筆還會買下來,家里卻堆著厚厚一沓筆記本干干凈凈不落筆墨。不知丟到哪個角落的鋼筆每次需用時都要找上許久,清洗一遍才能使用。這個世界真正動聽攝人魂魄的聲音除了心跳、時鐘的嘀嗒,就是這筆尖和紙張輕觸如微風拂葉般清靈婆娑。比起鍵盤敲打而出的方塊字,我更鐘情筆墨在紙張宣泄出的情感。一筆一劃,橫平豎直,或者肆意汪洋,信手涂抹,總是那一刻心境最好最真實的比照。
 
生活真正忙碌到某些程度確實少有時間再來審視自己,這里的忙碌并非充實。充實的日子是無論怎樣百無聊賴的時光都能不慌不忙,而不是除了上班工作,連吃飯睡覺休息娛樂都要抓緊時間匆忙而過。時間被具體到每分每秒,甚至睡前都要安排好打游戲看新聞,直到大腦不堪重負倒頭就睡,睜開眼又是周而復始的一天。忙到該遇到什么人、發生什么事,都是按部就班照著既定計劃進行。
 
總想要有不期而遇的事情發生,或好或壞都可以。這一路山山水水,無論過于平坦、或者過于熱烈都不好。白開水喝得無味了,也想來杯碳酸飲料刺激下麻木的味蕾。一直處于熱情澎湃中,也需要偶爾安靜下來回頭看看自己來時的路。
 
平靜,是一種難得的狀態,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境界,道家說的心如止水。不張揚、不寂寞、淡定從容,如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慌的微波不驚。可現在卻悲哀地發現這種狀態離自己越來越遠了。一直給自己定義的是儒學大師般的溫文爾雅、寵辱不驚,雖然無法改變現在的狀態和排遣壓力,但至少不抱怨不牢騷不失風度。
 
我們是離最初的自己越來越遠,而這種轉變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歲月的變遷而不得不為之。沒想到這種變化會來的如此之快,快到措手不及每隔段時間都需要回頭審視和重新認識自己。直到別人埋怨說,現在你連一點耐心都沒有了。那一瞬間的驚愕有嚇到我自己,突然靜默下來,我們談論的正是曾經能秉燭夜談、徹夜不休的話題,可現在自己卻連傾聽的時間和耐心都沒有了,而那刻我卻隨口應付眼神飄離到遠處。她說,你還是老樣子,我說我的,你玩你的。我時常念叨著那句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現在差點忘了初心為何,堅持為何。
 
曾經嗤之于鼻不屑一顧的事情,現在為了滿足某些必須的利益和欲望不得已做的時候,還會不會問自己有沒有背離了初衷。即便是所謂應酬強顏面對,有沒有放棄最基本的堅持。入不了耳的,看不進眼的,總有一種自命不凡的清高告訴自己,我給你最基本的尊重,不認同不反駁不表態,你是你,我是我。
 
后來想想,這個世界上至少有兩個自己在活著。一個是肉體,一個是靈魂,肉體只管抓著地溝油烹制的鮮美食物往嘴巴里送,而后腸胃一陣蠕動排泄成廢物。靈魂卻是真實存在的,很焦灼,很掙扎,很痛苦,也很快樂。
 
或者是,你認為的自己,和別人眼里的你。別人口中的你總是多變的,從小時候別人家的孩子,到后來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再到后來工作中的小書生,和現在侃侃而談的李老師,別人眼中的自己總在活著死去活著死去的輪回更迭。每到一個地方每煥一份工作,從前的你都死去了,然后重生開始新的生活。這或許就是許多人事業不順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想到一個陌生地方重新開始的原因吧。
 
而你想要的自己,一直都坐在心頭那里,安安靜靜地看著你哭,看著你笑,看著你在別人的眼中死去活來,從來不吵不鬧。他也是會變的,這世間每一個事物都是在變的,你認為他怎樣他就是怎樣的,善利萬物而不爭,跟水一樣。說到這里,總感覺有幾分凄苦的味道,有一點點孤獨。
 
可人生本來就是一段孤獨的旅程。我們看過太多的朋友同事崗位調動或著升遷,最后再次聚會一起散步的時候,他一個人在前面走,背影未免有些單調而孤寂,大家自覺不自覺的都疏離遠敬了。曾經無話不說勾肩搭背嘻嘻哈哈的朋友,現在只有酒桌上應付客套的好聽話。可這都是必然,每一種身份都有自己的圈子,他只是跟我們不一樣了。是啊,總不能讓所有人都滿意,每個人都在往前走,只有說當某天別人看著我們背影的時候,我們把腰桿挺得更直,腳步走得更穩健。人生如棋,你我都是過河的卒子,不能也不可以回頭。
 
其實生活就是這樣子,基于工作的友情是如此脆弱,甚至僅僅是離開,都會讓曾經的一切都變得淺淡無味。即便不相信不愿意,可關于同事之間的友情都會因為辭職離開而沒什么長久的結果,即使你沒有得罪人。原因很簡單,都只是工作上的關系,因為沒有走心過,因為沒有投入真正的情感,因為、你們不是真正的朋友。即便是走心了,也會因為一個人的離開而漸漸疏遠,慢慢重新成為陌生人。
 
曾經我堅持說不會,感情不會因為地域的變化而變淡,努力地維系曾經的情誼和溫暖。可最后很多的做法和行為都證明了我堅持的荒謬,如所預料,越來越遠。很多話止于唇齒掩于歲月,彼此沉默太久,連開口都需要勇氣。語言在真正的生活面前蒼白,而我們都需要真實而務實地活著。既然無力相伴,又何必相擾。這世界帶給我們太多殘忍的東西,不能拒絕、只能接受。
 
每個階段,命運都會安排個最好的人適宜出現在生命里,陪你看一段最美的風景。他們之于我們,如同我們之于他人一樣,來去匆匆都是過客。都想遇到從一而終的人和事,大多數情況卻成了彼此記憶里星星點點的光亮。命運本就如此,所以沒必要感慨。朝暉夕霞,春花秋月,四時流變,若可以啊,誰不愿意暮暮與朝朝。
 
如此也好,若不然事事都得圓滿,這世間少了那些個傷春悲秋、吟風弄月的詩人騷客,倒無趣得很。
 
命運真的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有些時候讓人不得不相信。就像老天自有安排,在你絕望到快要放棄的時候,總會適宜的模糊看到彩虹好像有了希望。在你春風得意放縱高歌青春作伴好還鄉的時候,又恰如其分的當頭棒喝潑一盆冷水。在有些時候會覺得,我們是不是被某些高等生物操縱著的棋子和玩偶,被他們肆意捉弄不能反抗。
 
但某些個時刻轉念回想,這一生那么多起承轉折,那么多決定,哪怕分秒的選擇差池都會和現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假如你選擇工作不是因為薪資高低而是因為專業和自己喜好特長,那現在的工作是不是就少些抱怨多點干勁。假如當初堅持所愛兩個人走到最后,是不是就會少些父母的嘮叨被逼著相親。如此這些,并非說是當初多好現在多糟糕,而是每件事的發生都以那么斬釘截鐵不容質疑的姿態出現在生命里。每次選擇都是一次轉折,命里該出現的,該擁有的,該失去的,都會在最恰當的時候出現和離開。
 
成事在天、謀事在人,還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順序不一樣,所表達的也會不一樣。明知不可而為之,勞心勞力平添痛苦,倒不如順勢而為,盡人事、聽天命。既然無力改變現在的一切,那就好好享受老天賜予的安排。選擇自己喜歡的,也要喜歡自己選擇的。
 
感情、亦如是。兜兜轉轉,遇到過,失去過,傷害過別人,同樣被生活傷害過。出來混的遲早都是要還的,聽著可笑,這世間事本就如此。生命,本就是相互虧欠,你欠我的,我欠她的,她又欠他的。愛與恨的總量是維持不變的,這個少點,那個就多點。糾葛纏繞,怎么分得清呢。
 
在某些個時刻還做著夢,夢中的人從鳶飛草長的三月桃花里走來,步步生蓮,穿過幽幽古巷,在潺潺流水的石橋上依欄而立,盈盈含笑。那巧笑倩兮的人啊,典雅賢淑柔情似水。可是后來卻發現,生活中除了琴棋書畫之外,還有柴米油鹽家長里短,足以把任何熱情都碾碎成粉散在日子里。不是要選擇怎樣的生活遇見怎樣的人,而是無論安排怎樣的遇見,都能坦然受之過得風生水起。
 
曾經在感情里木訥而被動,幾乎難以想象自己會主動約人看看電影、吃吃西餐、喝喝咖啡這些小資情調的事情,更別說大費周折送人回家,跑幾條街買花送禮物的情況。想送你回家的人,東南西北都順路,想請你吃飯的人,酸甜苦辣都愛吃。是的,會有那個人出現,讓你愿意放下所有的驕傲和堅持,謫塵為人。
 
可是這世間哪兒來那么多兩情相悅的感情,愛情也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一個人,只是愛。愛情,需要歲月和命運成全。不知是否是以前虧欠人太多,所以老天安排我現在彌補曾經造成的缺憾。當我幡然醒悟伸手去追的時候,一切又都太遲。可這最美好的神仙眷侶是兩情相悅,要怎樣巧妙的安排才能讓兩個人的手牽在一起。愛著的人,都那么偉大而卑微,被愛的人,永遠都是有恃無恐云淡風輕。
 
不止一次地想過,遇到誰,就是誰了。不強求,不挽留。即便遇不到,也不能說這個世間沒有。就像從沒有看到過神仙,你能說不存在嗎?
 
到如今真沒想多迫切想要遇見一份感情,無論怎樣,都不希望是因為需要所以才在一起,而是因為你、所以才想兩個人。原諒我們一身毛病缺點卻還孤冷范兒地不愿湊合,還想著遇見那么獨一無二的一個人。之于彼此,無可替代,無法將就。仔細想想,一輩子,余生那么長,還有兩萬多個日子,怎么能糊里糊涂就潦草一生了。
 
大致、給人的印象是比較好想與的,性格隨和大方,很少與人交惡。鄰居嘴里的好孩子,老師眼中的好學生,一路鮮花掌聲從求學到工作。可偏偏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似乎每次選擇走的路都伴隨著嘆氣和不解。我們把最好的脾氣和耐心給了陌生人,路人的過失磕碰很容易就被諒解寬容,被別人一粥一飯的恩惠感動到痛哭流涕。卻忘了照顧我們從小看著長大的家人,給我們穿衣做飯數十載的父母說聲謝謝。
 
什么時候開始把在外面受的委屈和壓力全排解在家里,卻連聽他們絮叨話家常的時間都沒有。我們總是對陌生人太寬容,而對身邊的人太苛刻。要求他們陪伴照顧我們衣食住行之外,還要承受不該有的壞脾氣和沉默,索性連話都懶得說了。而其實,他們才是最應該承受我們最好最光彩的一面。
 
倘使能反過來,那一定會天下太平,家和萬事興。
 
現在這個時候對于年齡這個概念越來越淡薄了。某刻突然想起奧運會都過了去了十年,我們也能隨口提起二十年前的時候,心里深深地震驚,你還能記得這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歲月里,與某人定下的十年之約嗎?當這個社會談論的焦點從八零后轉到九零后,又從九零后轉到九五后,甚至于零零后都被關注的時候,那種終被后浪拍在沙灘上的無力和無奈,才不得不承認,我們是真的不小了。現在都不敢輕易地再說我還年輕,而確實,青春已經成了聚會飯桌上酒過三巡胡言亂語的回憶。
 
現在,我們都這么踏實、真實而務實地活著。
 
沒有太多的波瀾,或許是在一個陽光溫暖的午后,書頁被風吹得微微起,一念之間,落葉落在了紙上,突然就明悟了。人生,是需要歲月來成全的。蚍蜉朝生暮死,我們的成熟穩重眼界心胸,得失榮辱,都需要歲月來成全我們的豐富和充盈。
 
以常說的一句話作尾吧,后來,一切都好。別著急,命運會給你想要的成全,而你,也會遇見更好的自己。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上正有人過著你想要的生活,終有一天,你也會過上你想要的生活。

 
 
十三月落筆
 
八月十八于東莞長安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jpxkua.live),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相關欄目:
  • 文化雜談
  • 經典文摘
  • 風云人物
  • 國學資訊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
  • 牛仔骑马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