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投稿 >
登錄 新用戶注冊

你若安好,請勿牽念于我

作者:蘇子默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8-11-28 17:35
二十一歲。請不要祝我生日快樂,因為到了這個年齡,快樂與否都已不再重要。我只能說,每一天我都能過得充實而自然,每一步我都能走得踏實而自信。
 
也請不要問我過得好與不好,我只能說,還活著。是的,我還活著,心雖冰冷,還有一念不滅,脈搏再弱,至少一息尚存。
 
我無法形容現在的生活狀態,是簡單還是豐富多彩。有時忘了痛楚,有時忘了微笑。
 
——你若安好,請勿牽念于我。
 
 
習慣在每個夕陽西下的黃昏,坐在三十層頂樓的最高處看日落,目光穿過山那邊的山,便能看見山那邊的海。
 
是的,現在能站在樓頂吹風看見大海了,而我到這個陌生的城市也有半年之久。半年的時間,近兩百個日子,數不過來的心酸悲苦。我的夢與青春,那些激情燃燒的歲月,都似這落日余暉做著垂死掙扎,盡管絢麗繽紛,終將歸于沉寂。
 
站在樓頂還能看見路邊街道上晚歸的學生,曾幾何時我也像他們結伴而行,一路嬉戲打鬧著回家。臨近是一所中學,每天我都能看到他們開課放學,做操跑步,舉辦運動會。
 
我的中學有一個很大的操場,每逢體育課偏愛站在看臺上聽無盡的風吹著淡淡的哀愁。那時善感的情懷涌現了很多寫作靈感,結識了很多知己朋友,我們經常一起詠物言志賦詩誦詞。
 
九月,我看著新來的學子滿懷憧憬入校讀書,那年夏末秋初時節我也帶著這樣的心情走進大學,現在走入社會參加工作。如你所知,這個九月我沒有再開學,從今以后都不會再開學。
 
從今以后,有多遠?是一輩子。
 
這是一種無法言明、無法理解的悲哀和凄涼。
 
更多時候我都是安安靜靜地坐著,忘了你,忘了我,忘了悲歡。直到夕陽的余暉淹沒在海天盡頭,黑夜重新吞噬天地,那一刻,我才能感覺到我還活著。
 
黑夜,一個不老的傳說,一個能與光明分庭抗禮的傳奇。我想我應該是黑夜的孩子,因為只有在夜色里我才真正屬于自己,才有難得的安神寧靜,可以更明晰地看到所謂光明給我的傷痛和教訓。
 
每一個,我都記得,銘記在心。
 
現在看來白天真是個可笑至極的戲臺,每個人都在盡情展示著自己的演繹風采,只可憐言不由衷笑不達意。每個人都在竭盡所能的偽裝自己,真相也往往被掩蓋,雖然只隔了一層薄紗,卻沒有人愿意站出來主持公道。因為這和自己的利益關系不大,所以沒有必要引火燒身。
 
現實的情況是,善良的人經常被欺負,你的包容避讓,只會助長某些人的氣焰囂張,卻沒有人會為自己的做法內疚不安,因為在他們眼里老實人就是用來欺負的。而當你學會不那么善良時,他們反而敬畏你,尊重你,就能爭取到更多的機會和話語權。
 
可悲的是現在我也正在這條不歸路上,茫茫苦海四處皆是岸而又四處皆無岸。剛來此時我還鄙夷很多人的作為,同事吐著煙圈兒拍拍我的肩膀,有一天,你會變得和他們一樣。
 
我不信,打死我也不信。于是我們打賭,一年為限,看那時的我會不會真的變成如他所說。
 
現在看來我不一定能贏。改變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們都在改變,卻說不出這種變化到底好與不好。現在雖然沒有變得趨炎附勢,卻沒有了當年那種熱血憤青,對很多曾誓不認可的行為選擇了默許茍同。算不上是滿口粗俗臟話,卻學會了胡亂言語吐槽發泄。明明很厭惡的人和事,現在竟能笑臉相迎,同坐在路街邊飯店喝酒應酬。也許鄭微說的對,我們最終都要成為我們曾經討厭的那種人。
 
可我從來都沒有這樣害怕過,將來有一天真的變成那樣,那時該怎么面對曾經年少的執著。如若真有那天,請你一巴掌拍死我吧。
 
我喜歡黑夜,因為人們總在墨色中毫不掩飾的表達著最原始的欲望。善與惡,美與丑,真與假,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你的面前,你可以做出心里最想要的選擇,做最真的自己。
 
我是一個孤獨的人,在黑夜里孤獨的行走。
 
但是我不寂寞,寂寞常與空虛作伴,同樣我不空虛。
 
寂寞也常難耐,而獨孤卻是一種態度,一種對人生的態度。人生需要享受孤獨,在孤獨中思考,在思考中成熟,在成熟中升華。人也只有在孤獨的時候,才不可逃避的面對自己的內心,你能騙得過所有人,卻永遠騙不過自己。
 
孤獨真是件耐人尋味的事情,我也常孤獨。唯其如此,才能時刻保持一顆淡泊的心,于喧囂繁雜的紅塵之中不至于迷失自己。痛苦本就是清醒的人才能擁有的享受,我要清醒著,笑對生活。
 
其實,我并不孤獨,因為心中有愛,心中有你們。
 
空閑的時候會想起很多人,患難與共的兄弟,同窗求學的好友,無話不談的知己,情竇初開的戀人,還有無數個曾在生命中閃過的身影。一聲珍重,一念天涯,當年那句就此別過,很多人真的再也沒有出現過。
 
歲月的真正無情之處在于,毫不留情的把曾經那么深情的人和事改變的面目全非。翻看著手機通訊錄和QQ好友,在想我們有多久沒聯系過,我們此生究竟能否再相見。
 
我是個顧念舊情到偏執癡狂的人,總是固執的想知道與何時才能與這些人相見,時光究竟哪般殘忍能把命里銘刻著的印跡銷蝕殆盡。
 
臨走的時候,我帶上了那本相冊,那本記錄了童年時期和中學時代十八年光陰的相冊。無論走到哪里我都隨身帶著,從沒有離開過。
 
于我而言,每一張照片都在訴說著一個不平凡的故事,每一張笑臉都曾陪我走過一段光輝歲月。
 
也許我們不常聯系,但并不代表我沒有想起。縱然見面只剩寒暄,也無法磨滅當年那份如火熱情。
 
而我也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長,無人可以代償。很多人只是碰巧偶遇,相伴一段旅程,然后回到自己的道路上。年少的我多么希望有人與我攜手并進,希望有人能停下腳步等我共同向前。
 
后來我終于明白,人生之路注定是一個孤獨的旅程,挺過去才能看見美好和繁華。現在的我不再奢求能有人分享我的快樂和痛苦,我會告訴自己,即使前路坎坷,也要依然啟程。我有權利選擇這一切,自然有義務獨自面對所有的傷痛和苦難。
 
于是,我背著行囊,只身北漂,去尋找一個關于夢想和現實的契合點。
 
游子,一個很遙遠的稱呼,以往只會出現在古詩詞里,如今落在了我的身上。
 
想家的時候,我會找個少人的角落,默然凝望著日出日落,安靜地懷想一個人一段往事。透過云層的罅隙,我看見淡藍的天,初秋的風,帶著薄涼的寒意,卷著枝頭的枯葉打著旋兒肆意翻轉,拋到空中又毫不留情的丟棄。
 
人亦如葉,身難由己,只得隨波逐流漂泊浮沉。暮死朝生,秋枯春榮,這秋葉落地時尚能化泥歸根,那遠在他鄉的人,不知何時才能回到心念的故鄉。
 
依稀記得,中二那年初秋隨阿康到他家借宿,臨近黃昏家家都做起了晚飯,那村子四周圍繞著一圈兒炊煙繚繞不散。嗅著那薪柴略有嗆人的味道,我差點兒哭了出來,有多少年月,我們家沒有生火做飯,有多少春秋,我沒有聞到過炊煙的氣息。
 
我對阿康說,那是煙熏得紅了眼眶。
 
這許多年輾轉走過很多城市,魂牽夢縈的依然是村子里隨風飄散的炊煙,恍惚中總能看見灶膛里搖曳的火燭指引我找到回家的路。
 
真的,無時無刻,我都在想著回家,回到那個叫鄧州的小城,尋上三五個知己朋友,還去那家街邊老店,開懷暢飲,不醉不休。
 
只是,天涯路,可有鄉音伴歸途。人哪般,才能與君回故鄉……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則是榮歸故里,衣錦還鄉,所以我選擇了遠方。
 
當所有人都對我的選擇感到疑惑不解時,我也曾問過自己退學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可有過后悔。其實真的沒什么,面對不可抗拒的命運,不用為我感到惋惜嘆惜。我把上天所有的不公,嘲諷,質疑,都當作人生的一種際遇,一種經歷,一種磨煉,然后一笑而過。
 
生命的真正奇妙之處在于不可預知,你永遠都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會遇到怎樣的人,開始怎樣的生活。而面對它最好的方法就是,隨緣自適,隨遇而安。
 
二十一歲,真是個尷尬的年齡,漂泊無定,事業無成。我常告訴自己,即便一個人,也要義無反顧的往前沖,去戰斗。
 
一個男人工作的最高境界,不是掙錢養家糊口,而是把它當作自己的事業,傾注一生的心血和耗盡一生的精力。那我要說:
 
啊,我一生的事業都在建筑施工上了。
 
十八歲那年,一大群朋友聚集在家里,那是我第一次吃自己的生日蛋糕。那天喝了很多的酒,然后醉倒了,至今我記得他們每個人的身影。
 
十九歲,我揮筆寫下《站在歲月的長河邊,暢想我的詩意生活》。那時我尚年少,還有夢想,關于愛情,關于文學。
 
二十歲,我送給自己《那少年,勝得過自己,擁得了天下》。那時我初入大學,意氣風發,憧憬未來,憧憬生活。
 
二十一歲,我絮絮叨叨的念著《你若安好,請勿牽念于我》。此時我遠在北國,蹣跚學步,面對社會,面對現實。
 
此時的我較之以前,更加的成熟和穩重。感謝生活,讓我遇到現今的人,現在的事。歲月留給我更深的滄桑,同樣給予我對生命更深的感悟。
 
小姨說,在你功成名就,榮歸故里的時候,圍繞在你身邊的人不一定都會真心待你。而在你創業最艱難,日子最清苦,人生最低谷的時候,能依然守在你身邊的人,才是你這一輩子最應該珍惜的。
 
我曾想,此時陪在我身邊的都有誰呢?
 
也許她說得不對,緣來惜緣,緣去愿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不可能一直守在另一個人的身旁。
 
二十一歲的晚餐,沒有蛋糕,沒有掌聲,一碗湯面足矣。閉眼,默念,我相信很多人都在我身邊。感恩父母,賜我肉體凡胎。感謝生活,讓我曾遇見你們。歲月留給我的豐富,足以讓我獨自面對今后的風雨。
 
你若安好,請勿牽念于我,因為我同樣安好。請你不要祝我快樂,因為快樂與否都不重要,洗盡鉛華華,平淡才是真。
 
真要祝福我,就祝我事業有成吧。不求飛黃騰達,但愿能安然度過每一天,永安長寧。
 
恍惚間,我看見了未來,突然淚流滿面。我還好,真的。

 
 
子默落筆
 
癸巳蛇年八月十八于大連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jpxkua.live),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相關欄目:
  • 文化雜談
  • 經典文摘
  • 風云人物
  • 國學資訊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
  • 牛仔骑马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