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新用戶注冊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武俠小說 > 古龍小說 > 大地飛鷹 >

第四章 生死之間

    小方道:"我什么都沒有考慮。"

    衛天鵬道:"你究竟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小方道:"不答應。"

    他的回答直接而簡單,簡單得要命。

    衛天鵬的臉色沒有變,可是眼角的肌肉己抽緊,瞳孔已收縮。

    水銀眼睛里露出種復雜而奇怪的表情,仿佛覺得很驚訝,又仿佛覺得很欣賞、很有趣。

    她間小方:"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么不答應?"小方居然笑了:"因為我不高興。"

    這理由非但不夠好,根本就不能成為理由。真正的理由是什么?小方不想說出來,他做事一向有他的原則,別人一向很難了解,他也不想別人了解。

    無論做什么事,他覺得只要能讓自己間心無愧就已足夠。

    水銀輕輕嘆了口氣道:"衛天鵬是不會殺你的,他從不勉強別人做任何事。"小方微笑道:"這是種好習慣,想不到他居然有這種好習慣。"水銀道:"我也不會殺你,因為我已經答應過你,絕不再害你。"她也對小方笑笑:"守信也是種好習慣,你一定也想不到我會有種好習慣尸小方承認:"女人能有這種好習慣的確實不多。"水銀道:"我們只不過想把你送回去,讓你一個人安安靜靜躺在那里等死。"等死比死更痛苦,更難忍受。

    可是小方不在乎。

    "我本來就在等死,再去等等也沒有什么關系。""所以你還是不答應?"

    "是的。"

    他的回答還是如此簡單,簡單得要命。

    帳篷外又刮起風,吹起滿天黃沙,白晝很快就將過去,黑暗很快就將帶著死亡來臨。

    在這片無情的大地上,生命的價值本就已變得十分卑賤渺小,能活下去固然要活下去,不能活下去,死又何妨?

    小方又躺了下去,好像已經準備讓他們送回風沙中去等死。

    就在他剛想閉上眼睛時,他忽然聽見一個人用奇特而生冷的聲音在問他:"你真的不怕死?"他用不著張開眼睛看,就已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這個人一直靜靜地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他。目光從未移動過片刻,眼睛卻絕對沒有任何表情。

    這個人在看著小方時,就好象一只貓在看著一只已經落入了蛛網的昆蟲。

    它們本就不是同類的。

    生命本就如此卑賤,生死間的掙扎當然也變得十分愚蠢可笑。

    他當然不會動心。

    但是現在他卻忽然問小方:"你真的不怕死?"這是不是因為他從未見過真不怕死的人。

    小方拒絕回答這問題。

    因為這問題的答案,他自己也不能確實。

    但是他已經這樣做了,已經現出一種人類在面臨生死抉擇時的尊嚴與勇氣。

    有些問題根本就用不著言語來回答,也不是言語所能回答的。

    這個人居然能了解。

    所以他沒有再問,卻慢慢地走了過來,他走路姿態也跟他站立之時同樣奇特。

    別人根本沒有看見他移動,可是他忽然已到了小方躺著的那張軟榻前。

    小方的劍就擺在軟榻旁那木幾上,他忽然又問:"這是你的劍?"這問題不難回答,也不必拒絕回答。

    "是,是我的劍。"

    "你使劍?"

    "是。"

    忽然間,劍光一閃,如驚虹閃電。

    誰也沒有看見這個人伸手去拿劍,拔劍,可是,木幾上的劍忽然就已到了他手里。

    劍已出鞘。

    一柄出了鞘的劍到了他手里,他這個人立刻變了,變得似乎已跟他手里的劍一樣,也發出了驚虹閃電般的奪目光芒。

    可是這種光芒轉瞬就已消失,因為他掌中的劍忽然又已人鞘。

    他的人立刻又變得絕對靜止,過了很久,才一個一個字說:"世人鑄劍千萬,能稱為利器卻只不過其中二三而已。""寶劍名駒,本來就可遇不可求,萬中能得其一,已經不能算少了。""你的劍是利器。"

    小方微笑:"你的眼也很利。"

    這人又問:"你用它殺過人?"

    "偶一為之,只殺該殺的。"

    "善用利器者,才能殺人耐未被殺,你的劍法想必不差。""還算過得去,"

    這人又沉默良久,忽然道:"那么你另外還有路可走。"小方也忍不住問道:"哪條路?怎么走廣

    "用你的劍殺了我。"他聲音里全無情感,"你能殺我,你就可以不死。""否則,我是不是就要死在你的劍下了?"

    "是的。"

    他慢慢地接著道:"有資格死在我劍下的人并不多,你能死在我劍下,已可算死而無憾。"…

    這句話說得實在太狂,如果是別人說出的,小方很可能會笑出來。

    小方沒有笑。

    這句話不能笑,因為他看得出這個人說的是真話,簡簡單單的一句真話,既沒有炫耀,也不是恫嚇。他說這句話時,只不過說出了一件簡單的事實。

    不管怎樣,能死在這人的劍下,總比躺在那里等死好。

    能與這樣的高手決一生死勝負,豈非也正是學劍者的生平炔事?

    小方生命中的潛力被激發——也許這已是最后一次,已是他最后…,分潛力。

    他忽然一躍而起,抓住了他的劍。

    "什么時候?什么地方?"

    "你說。"

    "就在此地,就是此刻。"

    "不行?"

    "我的人在此,劍也在此,為什么不行。"

    "因為你的人劍雖在,精氣卻已不在。"這人的聲音還是全無情感,"我若在此時此地殺了你,我就對不起我的劍。"他淡淡地接著道:"現在你根本不配讓我出手。"小方看著他,心里忽然對他有了種從心底生出的尊敬。

    因為他尊敬自己。

    這種尊敬已經超越了生死,超越了一切。

    小方忽然說出件別人一定會認為很荒謬的要求,他說:"你給我,"一袋水、一袋酒、一袋肉、一袋餅、一套布衣、一張毛氈,三天后我再來。"這人居然立刻答應:"可以。"

    衛天鵬沒有反應,就好像根本沒有聽見這句話。

    水銀卻好像要跳了起來說:"你說什么?"

    他轉過身,靜靜地看著她,全身上下都沒有任何動作和表情,只是很平靜地問:"我說的話你沒有聽清楚?""我聽清楚了。"水銀不但立刻安靜下來,而且垂下了頭道:"我聽得很清楚。""你沒有意見?"

    "我沒有。"

    水、酒、肉、餅、衣服、毛氈,對一個被困在沙漠上的人來說,已不僅是一筆財富,它的意義已絕非任何言語文字所能形容。

    小方已帶著這些東西離開他們的帳篷很久,情緒仍未平靜,太長久的饑渴已經使他變得遠比以前軟弱,軟弱的人情緒總是容易被激動。

    他沒有向水銀要回他的"赤犬",因為他并不想走得太遠,免得迷失方向,找不到這帳篷。

    他也不想讓別人認為他要走遠,因為他決心要回來。

    但是他絕不能留在那里等到體力復原。只要他看見那個人,他就會受到一種無法抗拒的威脅,永遠都無法放松自己。

    他一定要在這三天內使自己的精氣體力全都恢復到巔峰狀態,才有希望跟那個人決一勝負,如果他無法放松自己就必敗。

    在一個無情劍客的無情劍下,敗就是死。

    冷風,黃沙,寒夜。

    他總算在一片風化了的巖石間找到個避風處,喝了幾口水、幾口酒,吃了一塊麥餅、一片肉脯,用毛氈卷住了自己。

    他立刻睡著了。

    等他醒來時,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卜鷹。

    寒夜又已過去,卜鷹的白衣在曉色中看來就像是幽靈的長袍,已經過魔咒的法煉,永遠都能保持雪白、干凈、筆挺。

    小方并不驚,只對他笑笑:"想不到你又來了。"其實他并不是真的想不到,這個人無論在什么時候出現,他部不會覺得意外。

    卜鷹忽然問了句很奇怪的話。

    "我看起來跟你第一次看見我時有什么不同?,,他問。

    "沒有。"

    "可是你卻變得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

    卜鷹的聲音中帶著譏悄:"你看起來就像是個暴發戶。"小方笑了,他身旁的羊皮袋,卜鷹的銳眼當然不會錯過。

    在這塊無情的大地上,如果有人肯給你這些東西,當然會要你先付出代價,現在他唯一能付出的就是他的良知和良心。

    卜鷹是不是已經在懷疑他?

    小方沒有解釋。

    在卜鷹這種人面前,任何事都不必解釋。

    卜鷹忽然對他笑了笑/可是你這個暴發戶好像并沒做過什么見不得人之事。"有時不解釋就是種最好的解釋。

    "我只不過遇見了一個人而已。"小方說,"他暫時還不想讓我被渴死。""這個人是誰?"

    "是個準備在三天后再親手殺死我的人。"

    "他準備用什么殺你?"

    "用他的劍。"

    卜鷹的目光掃過小方的劍。"你也有劍,被殺的很可能不是你,是他。""有可能,卻不太可能。"

    "你有把好劍,你的劍法很不差,出手也不慢,能勝過你的人并不多。""你怎么知道我劍法如何?"小方問:"你幾時見過我出手?""我沒有見過,我聽過。"

    "你聽過?"

    小方不懂,劍法的強弱怎能聽得出。

    "昨天晚上,我聽見你那一劍出手時的風聲,就知道來刺殺你的那個人必將傷在你的劍下。"卜鷹淡淡他說,"能避開你那一劍的人也不多。""所以你就走了。"

    "你既然暫時還不會死,我只有走。"卜鷹的聲音冷如刀削,"自己等死和等別人死都同樣不是令人愉快的事。"他的心是不是也和他聲音同樣冷酷?他走了,是不是因為他知道小方已脫離險境?

    小方先喝了口酒,含在嘴里,再喝一口水把酒送下去。

    他很想讓卜鷹也這么樣喝一口,這么樣喝法不但風味極佳,而且對精神身體都很有益。

    他沒有讓卜鷹喝,就正如他不會向一個清廉的官吏施賄賂。

    一個人的慷慨施予,對另一個人來說,有時反而是侮辱。

    卜鷹無疑也看出了這一點,兀鷹般的冷眼中居然露出溫暖之意。

    他忽然問:"你沒有見過那個人?"

    小方搖頭。

    "沒有。"他沉思著道:"當今天下的劍法名家,我差不多全都知道,卻始終想不出有他這么樣一個人。""你當然想不出。"卜鷹眼中露出深思的表情,一種已接近"禪"的深思。

    過了很久,他才慢慢地接著說:"因為真正的劍客都是無名的。"這句話也同樣已接近"禪"的意境,小方還年青,還不能完全領悟。

    所以他忍不住要問:"為什么?"

    卜鷹也要思索很久才能解釋:"因為真正的劍客,所求的只是劍法中的精義,所想到達的只是劍境中至高至深、從來沒有人能達到的境界。他的心已癡于劍,他的人已與他的劍聯為一體,他所找的對手,一定是能幫助他達到這種境界的人。"他自覺他的解釋還不能令人滿意,所以又補充:"這種人不僅不會到江湖中去求名,甚至會將自己的名字都渾然忘記。"小方替他補充:"最主要的是,他們根本不希望別人知道他們的名字,因為一個人如果大有名,就不能專心做他自己喜歡做的事了。"卜鷹忽然長長嘆息:"你實在是個聰明人,絕頂聰明,只可惜小方替他說了下去:"只可惜聰明人通常都短命。"卜鷹的聲音又變得冷如刀削:"所以三天后我一定會去替你收尸。"這一天已經是九月十八。

    九月二十日,晴。

    這兩天白晝依然酷熱,夜晚依然寒冷,小方的體力雖然已漸恢復,情緒卻反而變得更緊張、更急躁。

    這并不是因為他對這次生死決戰的憂郁和恐懼,而是因為他太寂寞。

    他實在很想找個人聊聊,卜鷹卻已走了,千里之內不見人跡。

    緊張、酷熱、供應無缺的肉與酒,使得他的情欲忽然變得極亢奮。

    他已有很久很久未曾接近女人。

    他時常忍不住會想到那只手,那只纖秀柔美、將他全身每一寸地方都撫摸擦洗過的手。

    他覺得自己仿佛已將爆裂。

    所以九月十九的深夜,他就以星辰辨別方向,開始往那帳篷所在地走回去一現在已是九月二十的凌晨,他已看到了那帳篷。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絕對不適于跟那樣的對手交鋒。

    可是,他絕不肯逃避,也不會退縮。

    有很多人都相信命運,都認為命運可以決定一個人的一生。

    卻不知道決定一個人一生命運的,往往就是他自己的性格。

    小方就是這么樣一個人,所以才會走上這條路。

    他大步走向那帳篷。

    巨大而堅固的牛皮帳篷,支立在一道風石斷崖下。

    小方三天前離開這里的時候,帳篷外不但有人,還有駝馬,現在卻己全都看不見了。

    那些人到哪里去了?

    那些為人們背負食物和水,維持人的生命,卻終日要忍受人們無情鞭策的駝馬到哪里去了?

    這帳篷里是不是已經只剩下那無情又無名的劍客一個人在等著他?

    等著要他的命!

    烈日已升起。

    小方任憑汗珠流下,流到嘴角。又咸又苦的汗珠,用舌頭舔起來,就像是血。

    他很快就會嘗到真正血的滋味了。

    他自己的血。

    他拋下了他的毛氈、皮袋、那些很可能會影響他動作速度的東西,緊握住他的劍,走入了帳篷,準備面對他這一生中最可怕的對手。

    想不到這帳篷里竟連一個人都沒有。

    劍客無名,拔劍無情,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地,這一劍不但是他劍法中的精華,也是他的秘密,他出手時當然不愿有別人在旁邊看著。

    能看到他這一劍的人就必將死在他的劍下。

    所以小方曾經想到衛天鵬和水銀都已被迫離開這里。

    但是他從未想到那無名的劍客也會走,更想不通他為什么要走。

    他們是同一類的人,在任何情況下,都絕不會臨陣脫逃的。

    這里是不是發生過什么驚人的變化?發生過什么讓他非走不可的事?

    小方看不出。

    帳篷里所有的一切,都跟他三天前離開時完全一樣,金盆仍在木幾上,那塊豹皮也仍在……

    小方全身的肌肉忽然抽緊,忽然一個箭步竄到軟榻前。

    他看見豹皮在動。

    他一只手握劍,另一只手慢慢地伸出,很慢很慢,然后忽然用最快的速度將豹皮掀起。

    豹皮下果然有個人。

    這個人不是水銀,不是衛天鵬,更不是那無名的劍客。

    這個人是個女人,一個完全赤裸的女人。

    小方一眼就可以確定他以前從未見過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和他以前所見過的任何女人都不同。

    有什么不同?

    小方雖然說不出,卻已感覺到,一種極深入、極強的感覺,幾乎已深入到他的小腹。

    他是個浪子。

    他見過無數女人,也見過無數女人在他面前將自己赤裸。

    她們的胭體都遠比這個女人更結實、更誘惑。

    她看來不但蒼白而瘦弱,而且發育得并不好,但是她給人的感覺,卻可以深入到人類最原始的情欲。

    因為她是完全無助的,完全沒有抵抗力,甚至連抵抗的意識都沒有。

    因為她太軟弱,無論別人要怎么對付她,她都只有承受。

    ——任何一個男人,都可以對她做任何事。

    一個女人如果給了男人這種感覺,無論對她自己,抑或對別人都是件很不幸的事。

    因為這種感覺本身就是種引人犯罪的誘惑。

    小方沖了出去,沖出了帳篷,帳篷外烈日如火。

    他站在烈日下,心里也仿佛有火焰在燃燒。

    他已將情感克制得太久。

    他不想犯罪。

    汗珠又開始往下流,克制情欲有時比克制任何一種沖動都困難得多。

    他沒有走遠,因為有些事一定要弄清楚。

    ——這個女人是怎么來的?衛天鵬他們到哪里去了?

    他再次走人帳篷時,她已經坐起來了,用豹皮裹住了自己,用一,雙充滿驚懼的眼睛看著他。

    小方盡量避免去看她。

    他不能忘記剛才那種感覺,也不能忘記她在豹皮下還是赤裸的。

    可是有些話他一定要問,首先他一定要弄清楚她究竟是什么人。

    他問一句,她就回答一句。

    她從不反抗,因為她既沒有反抗的力量,也沒有反抗的意志。

    "你是誰?"

    "我叫波娃。"

    她的聲音柔怯,說的雖然是中原常用的語言,卻帶著種很奇怪的腔調。

    她看來雖然是漢人,卻無疑是在大漠中生長的,她的名字也是藏語。

    "你是衛天鵬的人?"

    "我不是。"

    "你怎么會到這里來的?"

    "我來等一個人。"

    "等誰?"

    "他姓方,是個男人,是個很好的男人。"

    小方并不大驚異,所以立刻接著問:"你認得他?""不認得。"

    "是誰叫你來等他的?"

    "是我的主人。"

    "你的主人是誰?"

    "他也是個男人。"提到她的主人,她眼睛里立刻露出種幾乎已接近幾人對神一樣的崇拜和尊敬:"可是他比世上所有的男人都威武強壯,只要他想做的事,沒有做不到的,只要他愿意,他就會飛上青天,飛上圣母峰,就像是一只鷹。""一只鷹?"小方終于明白:"他的名字是不是叫卜鷹?"她來這里,是卜鷹叫她來的。

    衛天鵬他們不在這里,當然也是被卜鷹逼走的。

    他替小方逼走了衛天鵬和水銀,替小方擊敗了那可怕的的無名劍客。

    只要他愿意,什么事都能做得到。

    小方忽然覺得很憤怒。

    他本來應該感激才對,但是他的憤怒卻遠比感激更強烈。

    那個殺人的劍客是他的對手,他們間的生死決戰跟別人全無關系,就算他戰敗、戰死,也是他的事。

    他幾乎忍不住要沖出去,去找卜鷹,去告訴這個自命不凡的人,有些事暴一定要自己做的——自己的戰斗要自己去打,自己的尊嚴要自己來維護,自己的命也一樣。

    他還有汗可流,還有血可流,那個自大的人憑什么要來管他的閑事!

    她一直在看著他,眼中已不再有畏懼,忽然輕輕他說:"我知道你一定就是我在等的人。""你知道?"

    "我看得出你是個好人。"她垂下頭:"因為你沒有欺負我。,,人類平等,每個人都有"不受欺侮"的權利,可是對她來說,能夠不受欺侮,已經是很難得的幸運。

    她曾經忍受過多少人的欺壓凌侮?在她說的這句話中,隱藏著多少辛酸不幸?

    小方的憤怒忽消失,變為憐憫同情。

    她又抬起頭,直視著他:"我也看得出你需要什么,你要的,我都給你。"小方的心跳加快時,她又站起來,赤裸裸地站起來。

    他想逃避時,她已在他的懷里。

    她笑得真是愉快極了,遠比一個釣魚的人將親手釣來的魚放下油鍋更愉快。

    魚是什么感覺?  
上一章:第三章 瞎子
相關欄目:
  • 陸小鳳傳奇
  • 繡花大盜
  • 決戰前后
  • 銀鉤賭坊
  • 幽靈山莊
  • 鳳舞九天
  • 劍花煙雨江南
  • 大地飛鷹
  • 流星蝴蝶劍
  • 絕代雙驕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爺的劍
  • 多情劍客無情劍
  • 邊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蕭十一郎
  • 浣花洗劍錄
  • 大旗英雄傳
  • 牛仔骑马怎么玩 qq竞彩比分直播 2012中国足球直播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内蒙古十一选五 上海期货配资哪家好 西藏城投股票 25选5 快乐10分 股市行情300793 比分直播 广东36选7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