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新用戶注冊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武俠小說 > 古龍小說 > 絕代雙驕 >

第六十六章 高深莫測

    小~說~T.xt`天~堂花無缺面上變了顏色,只道他將向小魚兒下手,誰知他竟長嘯著撲入樹林,舉手一掌,將一棵樹生生震斷!

    只見他身形盤旋飛舞,雙掌連環拍出,片刻之間,山坡上一片樹木,已被他擊斷了七八株之多,連著枝葉倒下,發出一陣震耳的聲響。

    小魚兒瞧見這等驚人的掌力,也不禁為之舌矯不下。

    他知道這銅先生的武功,若要殺他,實是易如反掌。他也知道這銅先生對他實已恨到極點,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千刀萬剮,但銅先生竟偏偏不肯自己動手,寧可拿這些木頭來出氣。

    這究竟是為的什么?豈非令人難解!

    心念閃動間,銅先生已掠到花無缺面前,厲聲道:"你定要等到三個月后才肯殺他,是么?"花無缺深深吸了口氣,道:"是!"

    銅先生忽然狂笑起來,道:"你既重信義,我身為前輩,怎能令你為難,你要等三個月,我就讓你等三個月又有何妨?"這變化倒又出人意料之外,花無缺又驚又喜。

    銅先生頓住笑聲,道:"現在,你走吧。"

    花無缺又瞧了小魚兒一眼,道:"那么他….。"銅先生道:"他留在這里!"

    花無缺又一驚,道:"先生難道要……"

    銅先生冷冷道:"無論他會不會失信,這三個月里,我都要好好的保護他,不使他受到絲毫傷損,三個月后,再將他完完整整地交給你……"小魚兒笑嘻嘻道:"要你如此費心保護我,怎么好意思呢?"銅先生道:"保護你這么樣一個人,還用得著我費心么?"小魚兒笑道:"你以為我很容易保護,你可錯了,我這人別的毛病沒有,就喜歡找人麻煩,江湖中要殺我的人,可不止一個。"銅先生道:"除了花無缺外,誰也殺不了你!"小魚兒嘆了口氣,道:"你話已說得這么滿,在這三個月里,我若受了損傷,可真不知道你有什么面目來見人了。"銅先生喝道:"在這三個月里,你若有絲毫損傷,唯我是問。"小魚兒大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在這三個月里,我無論做什么,都沒關系了,反正任何人都傷不了我。"銅先生冷冷道:"你只管放心,在這三個月里,你無論什么事,都做不出的。"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笑嘻嘻道:"那倒未必……"花無缺想到小魚兒的刁鉆古怪,精靈跳脫,銅先生武功縱高,若不想上他的當,怕真不容易。想到這里,花無缺竟不知不覺笑了起來。

    銅先生怒道:"你還不走?等在這里做什么?"

    小魚兒截口道:"你放心走吧,三個月后,我會在那地方等你的!"他轉向銅先生,笑著又道:"但現在我想和他悄悄說句話,你放不放心?"銅先生冷冷道:"天下根本沒有一件可令我不放心的事。小魚兒皺了皺鼻子,笑道:"你本事雖不算小,但牛也未必吹得太大了。"銅先生忽道:"你敢無禮?"

    小魚兒大笑道:"我為何不敢,在這三個月里,反正沒有人能傷到我的,是么?"銅先生氣得呆在那里,竟動彈不得。

    小魚兒走到花無缺面前,悄聲笑道,"只可惜他戴個鬼臉,否則他現在的臉色一定好看得很。"他雖然故意壓低聲音說話,但卻又讓這語聲剛好能令銅先生聽到,花無缺幾乎忍不住又要笑出來,趕緊咳嗽一聲,道:"你要說什么?"小魚兒道:"明天下午,燕南天燕大俠在今天那花林等我,你能不能代我去告訴他,我不能赴約了。"他這次才真的壓低了語聲。

    花無缺皺了皺眉,道:"燕南天?…."

    小魚兒嘆道:"我知道你跟他有些過不去,所以你縱不答應我,我也不會怪你。"花無缺忽然一笑,道:"這三個月,你我是朋友,是么?"小魚兒目視了他半晌,笑道:"你很好,結交你這朋友,總算不冤枉。"花無缺默然許久,淡淡道:"可惜只有三個月。"他故意裝出淡漠之色,但卻裝得不太高明。

    小魚兒笑道:"天下有很多出人意料的事,這些事每天都有幾件發生,說不定我過兩天就能看見你也未可知。"花無缺嘆道:"我總不相信奇跡。"

    小魚兒笑道:"我若不相信奇跡,你想我現在還能笑得出么?"忽聽銅先生冷冷道:"奇跡是不會出現的!花無缺,你還不走么?"小魚兒瞧著花無缺走得遠了,才嘆息著道:"一個人若是非死不可,能死在他手上,總比死在別人手上好得多了。"銅先生喝道:"你不恨他?"小魚兒道:"我為何要恨他?"銅先生道:"他的尊長,殺死了你的父母!"

    小魚兒道:"我父母死的時候,他只怕還未出生哩!他師父做的事,與他又有何關系,他師父吃了飯,難道還能要他代替拉屎么?"小魚兒說出這番話,銅先生竟不禁怔住了。小魚兒凝目瞧著他,忽然笑道:"我問你,你為何要我恨他?銅先生忽道,"你恨不恨他,與我又有何關系?"小魚兒道:"是呀,我恨不恨他,和你沒關系,你又何苦如此關心?"銅先生竟沒有說話。小魚兒微笑道:"他竟要親手殺死我,而又說不出原因來,我本已覺得有些奇怪,現在更是越來越奇怪了。"銅先生道:"你雖不恨他,他卻恨你,所以要殺你,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魚兒笑道:"你以為他真的恨我么?"

    銅先生身子竟似震了震,厲聲道:"他非恨你不可!"小魚兒嘆道:"這就是我所奇怪的,你和他師父,要殺我都很容易,但你們卻都不動手,所以我覺得你們其實也并不是真的要我死,只不過是要他動手殺我而已,你們好像一定要看他親手殺我,才覺得開心。"銅先生道:"要他殺你,就是要你死,這又有何分別?"小魚兒道:"這是有分別的,而且這分別還微妙得很,我知道這其中必定有個很奇怪的原因,只可惜我現在還猜不出而已。"銅先生道:"這秘密普天之下,只有兩個人知道,而他們絕不會告訴你!"小魚兒眼睛里像是有光芒一閃,卻故意沉吟著道:"移花宮主自然是知道的"…."銅先生道:"自然。"小魚兒大喝道:"移花宮主便是姐妹兩人,你既然說這秘密天下只有兩個人知道,那么你又怎會知道的?"銅先生身子又似一震,大怒道:"你說的話太多了,現在閉起嘴吧!"他忽然出手,點住了小魚兒的穴道,小魚兒只覺白影一閃,連他的手是何模樣,都未瞧出。

    這神秘的"銅先生",非但不愿任何人瞧見他的真面目,甚至連他的手都不愿被人見到!

    花無缺心里又何嘗沒有許多懷疑難解之處,只不過他心里的事,既沒有人可以傾訴,他自己也不愿對別人說。

    天亮時,悶酒又使他朦朧睡著,也不知睡了多久,院子里忽然響起了一陣騷動聲,才將他驚醒了。

    他披衣而起,剛走出門,便瞧見江別鶴負手站在樹下,瞧見他就含笑過來,含笑道:"愚兄昨夜與人有約,不得已只好出去走了走,回來時才知賢弟你獨自喝了不少悶酒,竟喝醉了。他非但再也不提昨夜在酒樓上發生的事,而且稱呼也改了,口口聲聲"愚兄""賢弟"起來,好像是因為那些事根本是別人在挑撥離問,根本不值一提--這實在比任何解釋都好得多。

    花無缺目光移動,道:"現在不知是什么時候了?"江別鶴笑道:"已過了午時。"

    花無缺失聲道:"呀,我一覺睡得竟這么遲……"他一面說話,一面匆匆回屋梳洗。

    江別鶴也跟了過去,試探著道:"愚兄陪賢弟出去逛逛如何?"花無缺笑道:"小弟已在城里住了如此久,江兄還擔心小弟會迷路么?"江別鶴在門口又站了半天,才強笑道:"既是如此,愚兄就到前面去瞧瞧段姑娘了。"他似乎已發覺花無缺對他有所隱瞞,嘴里不說,心里已打了個結,走到院子里,就向兩個人低低囑咐了幾句。

    那兩條大漢齊聲道:"遵命。"

    江別鶴瞧著他們奔出院外,嘴角露出一絲獰笑,喃喃道:"花無缺呀花無缺,我雖然一心想結納于你,但你若想對不起我,就莫怪我也要對不起你了!"花無缺像是在閑逛。只見他在一家賣鳥的鋪子前,聽了半天鳥語,又走到一家茶食店,喝了兩杯茶,吃了半碟椒鹽片。路上立刻就有個人,回去稟報江別鶴。

    江別鶴沉吟道:"喝茶…。.他一個人會到茶館里去喝么?難道他約了什么人在那茶館里見面不成?"那大漢道:"花公子在那茶館里坐了很久,并沒有人過去和他說話。"又過了半晌,一人回稟道:"花公子此刻在街頭瞧王鐵臂練把式。"江別鶴皺眉道:"那種騙人的把式,他也能看得下去?…你們可瞧見那邊人從里,有什么人和他說話么?"那大漢道:"沒有。"

    江別鶴道:"現在誰在盯著他?"

    那大漢道:"那條街是宋三和李阿牛在管的……"話未說完,宋三已慌慌張張地奔了回來,伏地道:"花公子忽然不見了!"江別鶴赫然震怒,拍案道:"你難道是瞎子么?光天化日之下,行人往來不斷的街道上,他絕不能施展輕功,又怎會突然不見?"宋三顫聲道:"那王鐵臂和徒弟練完單刀破花搶,就輪到他女兒耍流星錘,誰知她正使到一招云里捉月,流星錘的鏈子忽然斷了,小西瓜般大小的流星錘,沖天飛了出去,瞧把式的人都怕它掉下來打著腦袋,驚呼著四下飛逃,那把式場立刻就亂了。"江別鶴道:"流星錘的鏈子,是怎么斷的?"

    宋三道:"小的不知道。"

    江別鶴冷冷道:"你只怕是瞧王鐵臂的女兒瞧暈了頭吧?"宋三以首頓地道:"小……小的不敢。"

    江別鶴厲聲道:"你這雙眼睛既然如此不中用,還留著它干什么?"話未說完,已有兩條大漢將宋三拖了出去,宋三臉如死灰,卻連求饒的話都不敢說出來。

    過了半晌,后面便傳人一聲凄厲的慘呼!

    江別鶴卻似根本沒聽見,只是喃喃自語道:"花無缺哪里去了?他為何要躲著我?莫非他真的和江小魚有約,要來對付我?這兩人若是聯成一路,我該如何是好?"他話聲說得很輕,目光已露出殺機,冷笑道:"寧可我負天下人,莫令天下人負我…。江別鶴呀江別鶴,這句話你千萬忘記不得!"花無缺出了城,嘴角帶著微笑,現在若有人問他:"那流星錘是怎會斷的?"他一定會笑得很大聲--能用一粒小石頭打斷那精鐵鑄成的鏈子,他對自己的手力也不禁覺得很滿意。

    花無缺到達花林時,錦繡般的紫花,已被昨日的劍氣摧殘得甚是蕭索,陰霾掩去了日色,風中已有涼意。

    花無缺想到自己又要和燕南天相對,嘴角的笑容竟瞧不見了,但他縱然明知此行必有兇險,也是非來不可。

    花無缺踏著落花,走入花林,燕南天并末在林中,卻有個白衣如雪的女子,垂頭斜倚在花樹旁,似乎在細數著地上的殘花。

    她背對著花無缺,花無缺只能瞧見她苗條的身子,和那烏黑的、長長披落在肩頭的柔發。

    花無缺雖然瞧不見她的臉,但一眼瞧過去,便已瞧出她是誰了--鐵心蘭,鐵心蘭怎么還在這里?

    他想不到在這里見到鐵心蘭,他也不知道自已是不是應該招呼她,他的心里似乎有些發苦。

    她心頭似有許多心事,根本不知道有人來了,涼風輕撫著她的發絲,她的頭發像緞子般光滑。

    良久良久,才聽得幽幽長嘆了一聲,喃喃道:"花開花落,頃刻化泥,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花無缺本不想驚動她,也不忍驚動她,又想悄悄轉身走出去,但此刻卻也不禁發出一聲輕輕的嘆息。

    鐵心蘭似驚似喜,猝然回首,道:"你……"她只說了一個字.她瞧見來的竟是花無缺,便立刻楞住了。

    花無缺心中縱有許多心事,面上卻只是淡淡笑道:"你好么?"在這一瞬間,他實在想不出別的話來說。又有誰知道他在這一句淡淡的問候里,含蘊著多少情意。

    鐵心蘭也似不知該說什么,只有輕輕點了點頭。

    過了半晌,花無缺又微笑答道:"你想不到來的是我,是么?"鐵心蘭垂下頭,悠悠道,"瞧見你沒有受傷,我實在很高興。"她說話的聲音幾乎連自己都聽不見,但花無缺每個字都聽得清清理楚,他心里一陣刺痛。

    他努力想使自已的笑容變自然些,但無疑是失敗了,幸好鐵心蘭并沒有瞧見他的笑容。

    她仿佛根本不敢看他。又過了半晌,鐵心蘭才又嘆息著道,"我本來有許多話想對你說,卻不知該怎么說才好。"花無缺的微笑更苦澀,柔聲道:"有些人是很難被忘記的,有時你縱然以為自已忘卻了他,但只要一見著他,他的一言-笑,就都又重回到你心頭…."鐵心蘭道:"你...你能原諒我?"她霍然抬起頭,目中已滿是淚珠。

    花無缺也不敢瞧她,垂首笑道:"你根本沒有什么事要求人原諒的,我若是你,說不定也會如此。"鐵心蘭道:"但我實在對不起你,你…。你為什么不罵我?不怪我?那樣我心里反而會好受些,你的同情和了解,只有令我更痛苦。"她語聲漸慚激動,終于哭出聲來。

    wWw.txshuku.Com
相關欄目:
  • 陸小鳳傳奇
  • 繡花大盜
  • 決戰前后
  • 銀鉤賭坊
  • 幽靈山莊
  • 鳳舞九天
  • 劍花煙雨江南
  • 大地飛鷹
  • 流星蝴蝶劍
  • 絕代雙驕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爺的劍
  • 多情劍客無情劍
  • 邊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蕭十一郎
  • 浣花洗劍錄
  • 大旗英雄傳
  • 牛仔骑马怎么玩 股票交易费用 2019上证指数查询 炒白银合法吗 山东十一选五 南京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公司·杨方配资平台 云南股指期货配资 保本投资个人理财产品 31选7 内蒙古11选5 河北11选5 2012中超足球直播 理财平台爆雷后 国际期货配资 广东26选5 河北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