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新用戶注冊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武俠小說 > 古龍小說 > 多情劍客無情劍 >

第二十九章 長眼睛的鞭子

    只青面漢子左手輕在桌上一按,人已凌空飛起,只聽呼的一聲,風聲激蕩,右手里不知何時已多了條烏黑的長鞭。

    他的手一抖,長鞭已帶著風聲向圓圈里的一群人頭頂上卷了過去,只聽叮叮當當一連串聲音,四十多枚銅錢一齊跌落在地上。

    這四十幾人可說沒有一個不是見多識廣的老江湖,但能將一條鞭子使得如此出神入化的,卻是誰也沒有見過。

    鞭子到了他手上,就像是忽然變活了,而且還長了眼睛。

    四十幾人互相瞧了一眼,忽然同時展動身形,穿墻的穿墻,上房的上房,但見滿天人影飛舞,剎那間就逃得干干凈凈。

    那黃衫老人臉色也變了,厲聲道:你要了他們的奪命金錢,難道是準備替他們送命么?

    獨腿人冷笑道:有神鞭西門柔的一條命,也可抵得過他們四十幾條命了!

    他鐵拐斜揚,一只腳站在地上,整個人好像釘在地上似的,穩如泰山。

    黃衫老人雙手一伸一縮,自長袖中退出了一對判官筆。

    敢用這種兵器的武功就不會弱。

    四個人身形展動,已將那青面漢子西門柔圍住。

    只有那獨眼黃衣人卻退了幾步,反手拉開了衣襟,露出了前胸的兩排刀帶,帶上密密地插著七七四十九柄標槍,有長有短,長的一尺三寸,短的六寸五分,槍頭的紅纓鮮紅如血!

    五個人的眼睛都瞬也不瞬地盯在西門柔手里的長鞭上,顯然都對這條似乎長著眼睛的鞭子有些戒懼之心。

    獨腿人陰惻惻一笑,道:我這四位朋友的來歷,閣下想必已看出來了吧。

    西門柔道:我早就看出來了。

    獨腿人道:按理說,以我們五人的身份,本不該聯手對付你一個,只不過今日的情況卻不同。

    西門柔冷笑道:江湖中以多為勝的小人我也見得多了,又不止你們五個。

    獨腿人道:我本不想取你性命,但你既犯了我們的規矩,我們怎能再放你走,規矩一壞,威信無存,這道理你自然也明白。

    西門柔道;我若一定要走呢?

    獨腿人道:你走不了的!

    西門柔忽然大笑道:我若真要走時,憑你們還休想攔得住我!

    獨腿人大喝一聲,鐵拐橫掃出去。

    這一拐掃出,雖是一招平平常橫掃千軍,但力道之強,氣勢之壯,卻當真無可倫比!

    西門柔長笑不絕,鞭子旋轉更急,他的人已突然沖天飛起。

    那獨眼大漢雙手齊揚,一霎間發出了十三柄標槍,但見紅纓閃動,帶著呼嘯的風向西門柔打了過去。

    長的標槍先發,短的標槍卻先至,只聽喀嚓、喀嚓連串的聲音,長長短短一十三根標槍全都被旋轉的鞭子拗斷,斷了的標槍向四面八方飛出,有的飛入高墻,有的釘在墻上,余力猶未盡,半截槍桿仍在嗡嗡的彈動不歇,槍頭的紅纓都被抖散了,一根根落下來,隨風飛舞。

    西門柔的人卻像是陣龍卷風越轉越快越轉越高,再幾轉便轉入濃霧中,瞧不見了。

    獨腿人喝道:追!

    他鐵拐篤的一點,人也沖天飛起,這一條腿的人竟比兩條腿的人輕功還高得多,霎眼間也消失在濃霧中。

    但鐵拐掃動時所帶起的風聲仍遠遠傳來,所有的黃衫人立刻都跟著這風聲追了下去,巷堂里立刻又恢復了昔日的平靜,只留下一灘血泊、兩具尸體。

    若不是這兩具尸身,孫駝子真以為這只不過是場夢。

    只見那老頭子不知何時已清醒了,眼睛里連一點酒意也沒有,他目送黃衣人一個個走遠,才嘆了口氣道:難怪西門柔的蛇鞭排名還在青魔手之上,看他露了這兩手,就已不愧神鞭兩字,百曉生畢竟還是有眼光的。

    辮子姑娘道:武林中用鞭子的人,難道真沒有一個能強過他嗎?

    老頭子道:軟兵刃能練到他這種火侯的,三十年來還沒有第二個。

    辮子姑娘道:那一條腿的怪物呢?

    老頭子道:那人叫諸葛剛,江湖中人又稱他橫掃千軍,掌中一金鋼鐵拐重六十三斤,天下武林豪杰所使的兵器,沒有一個比使更重的了。

    辮子姑娘笑道:一個叫西門柔,一個叫諸葛剛,看來兩人倒真是天生的冤家對頭。

    那老頭子取出錠銀子放在桌上,扶著他孫女兒的肩頭,蹣跚著走了出去,也漸漸地消失在無盡的夜霧里。

    孫駝子望著他的背影,又出了半天神,回過頭,才發現酒鬼不知何時也已醒了,而且已走到神鞭西門柔方才坐過的桌子前,拿起了諸葛剛方才留在桌上的那封信。

    孫駝子笑道:你今天可真不該喝醉的,平白錯過了許多場好戲。

    那酒鬼笑了笑,又嘆了口氣道:真正的好戲也許還在后頭哩,只怕我想不看都不行。

    孫駝子皺了皺眉,他覺得今天每人說話都好像有點陰陽怪氣,好像每個人吃錯了藥似的。

    那酒鬼已抽出了信,只瞧了兩眼,蒼白的臉上突然又泛起了一陣陣異樣的紅暈,彎下腰去不停地咳嗽起來。

    孫駝子忍不住問道:信上寫的是什么?

    那酒鬼道:沒──什么?

    孫駝子眨了眨眼,道:聽說那些人全都是為了這封人來的。

    那酒鬼道:哦?

    防駝子笑道:他們還說這里有什么寶藏,那才真是活見鬼了。

    他一面抹著桌子,一面又道:你想不想喝酒?今天我請你。

    他聽不到回答,轉過頭,只見那酒鬼正呆呆地站在那里,出神地遙望著遠方,也不知在瞧些什么。

    他目中雖也沒有醉意,卻帶著種說不出的凄涼蕭索之意。

    孫駝子順著他的目光望了過去,就看到了高墻內小樓上的那一點孤燈,在濃霧中看來,這一孤燈仿佛更遙遠了──-

    孫駝子回到后院的時候,三更早已過了。

    院子里永遠是那么靜寂,那酒鬼屋子里燈光還在亮著,門卻沒有關起,被風一吹,吱吱地發響。

    孫駝子想起地天晚上的事,立刻就走了過去,敲著門道:你睡了么?為何沒關門?

    屋子里寂靜無聲。

    孫駝子將門輕輕推開一線,探頭進去,只床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根本就沒有人睡過。

    那酒鬼已不見了。

    三更半夜的,他會跑到哪里去?

    孫駝子皺了皺眉,推門走了進去。

    屋子里很凌亂,床上堆著十七八塊木頭,但卻瞧不見那把刻木頭的小刀,桌子上還有喝剩下的半壺酒。

    酒壺旁有一團揉縐了的紙。

    孫駝子認得這張紙正是諸葛剛留下來的那封信。

    他忍不住用手將信紙攤平,只見上面寫著:九月十五日,興云莊有重寶將現,盼閣下勿失之交臂。

    就只這短甜美的三句話,下面也沒有署名,但信上說的越少,反而越能引起別人的好奇之心。

    寫信的這人,實在很懂得人的心理。

    孫駝子皺起了眉,面上也露出一種奇異的表情。

    他知道興云莊就是他小店對面那巨大的宅第,但卻再也想不出那酒鬼會和興云莊有什么聯系!  
相關欄目:
  • 陸小鳳傳奇
  • 繡花大盜
  • 決戰前后
  • 銀鉤賭坊
  • 幽靈山莊
  • 鳳舞九天
  • 劍花煙雨江南
  • 大地飛鷹
  • 流星蝴蝶劍
  • 絕代雙驕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爺的劍
  • 多情劍客無情劍
  • 邊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蕭十一郎
  • 浣花洗劍錄
  • 大旗英雄傳
  • 牛仔骑马怎么玩 基金配资合法性 35选7 北京期货配资 安徽快三 基金配资10倍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股票融资利息 25选7 同信证券如意理财平台 365网球比分网 极速11选5 188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新疆11选5 内蒙古11选5 浙江嘉兴股票融资 期货配资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