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讀者投稿 > 學術研究 >
登錄 新用戶注冊
熱門推薦

古代著作如何來命名

作者:羅滄 [文集] 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5-06-24閱讀:
  古代著作如何來命名

  羅滄


  清代鈕琇《觚剩續編·書名》云:“著書必先命名,所命之名,與所著之書,明簡確切,然后可傳。若意尚新奇,字謀替代,一有謬誤,遂生訾議,不可不慎也。”--題記

  中國先秦時期的著作,幾乎是以單篇代替全書來命名,后人經過編輯整理時,才起了概括全書的總名。例如《韓非子》,戰國韓非所撰法家著作。西漢司馬遷《史 記·老子韓非列傳》云:“悲廉直不容于邪枉之臣,觀往者得失之變,故作《孤憤》、《五蠹》、《內外儲說》、《說林》、《說難》十余萬言。”史遷在此只提韓 非的著作篇名,未提著作總名《韓非子》。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法家類》云:“《韓子》二十卷,周韓非撰。”又云:“悲廉直不容于邪枉之臣,觀往者 得失之變,故作《孤憤》、《五蠹》、《內外儲說》、《說林》、《說難》十余萬言。”這里將韓非的著作總名稱為《韓子》,同樣是照抄照搬史遷的敘述。

  隨著社會文化的向前發展,人們才逐漸形成為文藝作品、史學著作等,起具體而固定的名稱來概括全書。例如《楚辭》,西漢劉向所編辭賦總集。唐代魏征《隋書 經·經籍志四》云:“《楚辭》者,屈原之所作也。”又云:“弟子宋玉,痛惜其師,傷而和之。其后賈誼、東方朔、劉向、揚雄,嘉其文彩,擬之而作,蓋以原楚 人也,謂之‘楚辭’。”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集部總敘》云:“古人不以文章名,故秦以前書無稱屈原、宋玉工賦者。”又《楚辭類》云:“裒屈、宋諸 賦,定名《楚辭》,自劉向始也。”由此可知《楚辭》之名,乃是西漢劉向整理編輯所起得名。

  由于古人給單部作品或著作結集的命名,有著一定的考究而不通俗,不像如今文人給作品的命名那樣一目了然。今人給著作結集的命名,通常是作者的原名或筆名, 加上標志性的常用字詞來命名。例如“集”、“文集”、“集”、“選集”、“別集”、“全集”、“合集”和“作品集”等字眼,分別構成《錢鐘書集》、《葉 圣陶文集》、《舒婷詩集》、《孫中山選集》、《王力別集》、《冰心全集》、《食指黑大春新詩合集》和《梁羽生作品集》等命名型式。

  古時文人給單部作品或詩文結集的命名,今人如果不知道命名的具體來源,就會望文生義并產生誤解,讓人不知所云,必須得轉一道彎才能了解作品命名的本來含義 所在。例如《武林舊事》,宋朝周密所撰筆記雜著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地理類三》云:“《武林舊事》十卷(內府藏本),宋周密撰。”又云:“是 書記宋南渡都城雜事,蓋密雖居弁山,實流寓杭州之癸辛街。”這里書名中的“武林”二字,若不知其是地名,容易被誤以為是一部描寫武俠故事的小說書籍。此 “武林”不是如今武俠小說中所描述的“武術世界”,例如“武林高手”和“武林新秀”之類,而是古時浙江省杭州市的別稱,因其境內有“武林山”而得名。例如 民國林紓《重修宋輔文侯牛公墓記》云:“武林為東南山水名區。”這里的“武林”即就是“杭州”,與周密所記載的“武林”是同地。再如《酉陽雜俎》,唐代段 成式所撰隨筆雜著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小說家類三》云:“《酉陽雜俎》二十卷、《續集》十卷,唐段成式撰。”又云:“其曰《酉陽雜俎》者,蓋 取梁元帝賦訪‘酉陽之逸典’語。”這里書名中的“酉陽”二字,若不知是其典故,會誤認為是一部描述今天重慶市酉陽縣的隨筆雜著。此“酉陽”不是如今的“酉 陽縣”之“酉陽”,而是據傳梁元帝訪“酉陽逸典”之“酉陽”,故而借指“傳世稀見的古籍”之意。因為段成式自己以家藏古籍與“酉陽逸典”相比,所以其書內 容又廣泛駁雜而得名。晉朝盛弘之《荊州記》云:“小酉山石穴中,有書千卷。相傳秦人于此而學,因留故梁湘東王,云訪‘酉陽之逸典’是也。”這個“酉陽逸 典”的出典,就是來源于這篇《荊州記》。諸如此類的古代著作命名型式,真是五花八門,眾多的方式方法舉不勝舉。

  由于古人在給文學、詩文、辭賦、史著、曲藝、書畫等,各種藝術形態的起名,尤其是對文史類作品,更是有一番考究,于是作品命名不但型式多樣,而且蘊含著一 門起名的學問。我們今天如果不知道具體的含義所在,就就會望文生義而誤解,那么只能是墜入五里霧,從而不知所云了,F在這里不求將古代著作的命名型式面面 俱到,只圖把古代著作的命名型式梳理個大概,并用舉例說明來作具體的相關佐證。

  避諱式:以對皇帝或尊長的名字回避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博雅》,工具書《廣雅》的別稱,隋朝曹憲所撰語言辭書。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小學類》云: “《廣雅》十卷,魏博士張揖撰。”又云:“《隋志》稱《博雅》,避逆煬名也。”再云:“《博雅》乃隋曹憲撰,憲因揖之說,附以音解,避煬帝名,更之以為 ‘博’焉。”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小學類一》云:“《廣雅》十卷(內府藏本),魏張揖撰。”又云:“隋秘書學士曹憲為之音釋,避煬帝諱,改名《博 雅》。故至今二名并稱,實一書也。”宋代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小學類》云:“《博雅》十卷,右隋曹憲撰。魏張揖嘗采《蒼雅》遺文為書,名曰《廣雅》,F憲 因揖之說,附以《音解》。避煬帝諱,更之為‘博’云。”因避諱隋煬帝楊廣的名字,故將辭書《廣雅》改為《博雅》而得名。

  標識式:以常用于作品名稱的字詞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弇山堂別集》,明朝王世貞所撰筆記雜著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史類》云:“《弇山堂別集》一百卷(兩江總督采進本),明王世貞撰。”又云:“比且不敢自居筆削,第用說部之體,類聚條分,而以‘別集’命名,深致謙抑之意。”明朝王 世貞《弇山堂別集·序》云:“《弇山堂別集》者何?王子所自纂也。名之‘別集’者何?內之無當于經術政體,即雕蟲之技亦弗與焉,故曰‘別集’也。”王世貞 有云:“元美詩文有《弇山堂正集》,而此則國朝典故,比一代‘寶錄’云。”清朝周中孚在其《鄭堂讀書記·雜史類》里諷刺云:“蓋不知詩文之當稱‘別集’ 也。”王世貞博學多才,不可能詩文集稱“別集”的常識都不知,周中孚言過其實了。古時稱一個作者的詩文集為“別集”,由于《弇山堂別集》需要與原有《弇山 堂正集》相區別,于是王世貞以“別集”來命名,而非是與“總集”相對的詩文集而得名。

  表字式:以著述者的表字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沈下賢集》,唐朝沈亞之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上》云:“《沈下賢集》十二卷,唐福建團 練副使吳興沈亞之下賢撰。”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三》云:“《沈下賢集》十二卷(編修汪如澡家藏本),唐沈亞之撰。下賢,亞之字也。”由于 唐代沈亞之的表字乃是“下賢”,于是《沈下賢集》因而得名。

  別稱式:以事物的別名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相江集》,無名氏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總集類》云:“《相江集》三卷,不知何人集。‘相江’者,韶州‘曲江’別名。”因“曲江”的別稱是“相江”,故無名氏《相江集》由此得名。

  別 號式:以著述者的別號來給著作起名。例如《金樓子》,南朝梁蕭繹所撰文集。元晏《金樓子·序》云:“今纂開辟已來,至乎耳目所接,即以先生為號,名曰《金 樓子》。”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一》云:“《金樓子》六卷(永樂大典本),梁孝元皇帝撰!读簳·本紀》稱帝博總群書,著述詞章,多行于 世。其在藩時,嘗自號‘金樓子’,因以名書。”由于梁元帝蕭繹的別號是“金樓子”,于是結集《金樓子》因而得名。

  并稱式:以具有某種相同的事物屬性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松陵集》,唐朝陸龜蒙和皮日休所撰詩歌合集。五代王定!短妻·韋莊奏請追贈不及第人近代者》 云:“陸龜蒙,字魯望,三吳人也。幼而聰悟,文學之外,尤善談笑,常體江謝賦事,名振江左。居于姑蘇,藏書萬余卷;詩篇清麗,與皮日休為唱和之友;有集十 卷,號曰《松陵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總集類》云:“《松陵集》十卷,唐皮日休、陸龜蒙,吳淞和詩也。”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總集類 一》云:“《松陵集》十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唐皮日休、陸龜蒙等倡和之詩,考卷端日休之《序》,則編而成集者龜蒙、題集名者日休也。”此《松陵集》又 名《松陵唱和集》,乃是晚唐皮日休與陸龜蒙互相唱和的詩集。由于皮日休和陸龜蒙都是松陵人氏,于是作品《松陵集》以吳中地望而得名。

  賜名式:以皇帝賜予的字詞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忠正德文集》,宋朝趙鼎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下》云:“《忠正德文集》十卷,丞相聞 喜趙鼎元鎮撰。四字,高廟所賜宸翰中語也。”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九》云:“《忠正德文集》十卷(永樂大典本),宋趙鼎撰。”又云:“初紹 興五年,鼎監修神、哲二宗實錄成,高宗親書‘忠正德文’四字賜之,因以名集。”由于“忠正德文”四字為宋高宗所賜,于是趙鼎《忠正德文集》因而得名。

  代稱式:以某篇詩文代替整部作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甘棠集》,宋朝孫僅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詩集類下》云:“《甘棠集》一卷,知制詁上 蔡孫僅鄰幾撰。咸平元年進士第一人,后其兄何一榜。嘗從何通判陜府,以所賦詩集而序之,首篇曰《甘棠思循吏》,故以名集。”由于《甘棠思循吏》是詩集《甘 棠集》的首篇,于是孫僅《甘棠集》以局部代整體而得名。

  地名式:以著述者相關的地方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華陽集》,宋朝王珪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中》云:“《華陽集》一百卷,丞相岐國文 恭公龍舒王珪禹玉撰。本成都人,故曰‘華陽’。”宋朝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別集類下》云:“《華陽集》一百卷,右皇朝王珪字禹玉,其先成都人,故號‘華 陽’,后居開封。”宋代王珪是四川成都人氏,由于成都古屬華陽,于是作品《華陽集》因而得名。

  地域式:以地理方位或空間區域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南北史》,唐朝李延壽所撰紀傳體史學著作。唐代劉知幾《史通·內篇六家》云:“皇家顯慶中,符璽郎隴西 李延壽抄撮近代諸史。南起自宋,終于陳;北始自魏,卒于隋。合一百八十篇,號曰《南北史》。”由于東、南、西、北均是地域方位詞,中國古代有南朝和北朝, 于是李延壽《南北史》因而得名。

  封號式:以著述者的封號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南陽集》,宋朝韓維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中》云:“《南陽集》二十卷,門下侍郎潁昌韓維持國撰。封‘南陽郡公’,故以名集。”因韓維被封作為“南陽郡公”,故作品《南陽集》由此得名。

  改 名式:以作品名稱與事實不符而改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談苑》,宋朝宋祁所撰語錄體著作。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小說家類》云:“《談苑》十五卷,丞相 宋庠公序,所錄楊文公億言論。初文公里人黃監從公游,纂其異聞奇說,名《南陽談藪》。宋公刪其重復,分為二十一門,改曰《談苑》。”因刪除更改《南陽談 藪》的重復內容,故《談苑》由此得名。

  官地式:以著述者任官的地方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劉 隨州集》,唐代劉長卿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上》云:“《劉隨州集》十卷,唐隨州刺史宣城劉長卿文房撰。”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 要·別集類二》云:“《劉隨州集》十一卷(編修鄒炳泰家藏本),唐劉長卿撰。長卿字文房,河間人;姚合《極元集》作宣城人,莫能詳也。開元二十一年登進士 第,官終隨州刺史,故至今稱曰‘劉隨州’。”由于劉長卿曾任隨州剌史,于是《劉隨州集》由此得名。

  官職式:以著述者所任的職務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太史公書》,后稱《太史公記》,簡稱《史記》,西漢司馬遷所撰紀傳體史學著作。西漢司馬遷《史記·太史公自序》云:“凡百三十篇,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為《太史公書》。”東漢桓譚《新論》云:“遷所著書成,以示東方朔,朔皆署曰‘太史公’,則謂‘太史公’是朔稱也。”唐代司馬貞《史記索隱·太史公自序》云:“案桓譚云:遷所著書成,以示東方朔,朔皆署曰‘太史公’,則謂‘太史公’是朔稱也。亦恐其說未盡,蓋遷自尊其父著述,稱之曰‘公’;蛟七w外孫楊惲所稱,事或當爾也。”因司馬遷曾任職為“太史令”,故《太史公書》由此得名。

  國號式:以朝代或國名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宋史》、《遼史》和《金史》,元代脫脫所撰史學著作。明代張岱《夜航船·二十一史》云:“司馬遷《史記》,班固 《前漢書》,范曄《后漢書》,陳壽《三國志》,唐太宗《晉書》,沈約《宋書》,蕭子顯《南齊書》,姚思廉《梁書》、《陳書》,魏收《北魏書》,李百藥《北 齊書》,令狐德棻《后周書》,李延壽《南史》(宋、齊、梁、陳)、《北史》(魏、齊、周、隋),魏征《隋書》,宋祁、歐陽修《唐書》,歐陽修《五代史》, 脫脫《宋史》、《遼史》、《金史》,宋濂《元史》。”由于宋朝、遼國、金國均為朝代或國名,于是《宋史》、《遼史》和《金史》故而得名。

  合稱式:以具有某種共同的事物特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二妙集》和《二皇甫集》,分別為金國段克己、段成己和唐代皇甫冉、皇甫曾所撰詩歌合集。清代永瑢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總集類三》云:“《二妙集》八卷(江蘇巡撫采進本),金段克己、段成己兄弟詩集也。”又云:“初克己、成己均早以文章擅名,金尚書趙 秉文嘗目之曰‘二妙’,故其合編詩集,即以為名。”又《總集類一》云:“《二皇甫集》七卷(江蘇蔣曾瑩家藏本),唐皇甫冉、皇甫曾兄弟合集也。”因段克己 和段成己為兄弟、皇甫冉和皇甫曾為兄弟,故《二妙集》和《二皇甫集》由此得名。

  化用式:以仿造原有作品的名稱來給著作起名。例如《邱陵學山》,明朝王文祿所編雜家類書。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存目十一》云:“《邱陵學 山》(無卷數,浙江吳玉墀家藏本),明王文祿編。文祿有《廉矩》,已著錄。此本乃其匯刻諸書,以擬宋左圭《百川學!,故以《邱陵學山》為名。所載以《千 字文》編次,自天字至師字凡七十四種,然欲矜繁富而考訂未精,故類多刪節原文,不能全錄。”由于仿造原有類書《百川學!,于是《邱陵學山》故而得名。

  懷古式:以對往事的追憶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夢粱錄》,宋朝吳自牧所撰筆記雜著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地理類三》云:“《夢粱錄》二十卷(兩江 總督采進本),宋吳自牧撰。”又云:“自牧自序云:‘緬懷往事,殆猶夢也,故名《夢粱錄》’。”宋代吳自牧《夢粱錄·序》云:“昔人臥一炊頃,而平生事業 揚歷皆遍,及覺則依然故吾,始知其為夢也,因謂之‘黃粱夢’。矧時異事殊,城池苑囿之富,風俗人物之盛,焉保其常如疇昔哉。緬懷往事,殆猶夢也,名曰《夢 粱錄》云。”由于對典故“黃粱夢”的追憶,于是《夢粱錄》故而得名。

  集字式:以匯集許多單篇作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戒民集》和《腳氣集》,分別為清朝張忠定和宋朝車若水所撰文集。清代龔煒《巢林筆談正編·戒民集》云: “張忠定公詠每斷獄,必有判語,蜀中鏤板,謂之《戒民集》。予于別集讀其數則,皆明快絕倫,惜未見其全書。”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五》云: “《腳氣集》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宋車若水撰。若水字清臣,號玉峰山民,黃巖人。此書據其從子惟一跋,蓋成于咸淳甲戌,因病腳氣,作書自娛,故名曰 《腳氣集》。”宋代車惟一《腳氣集·跋》云:“咸淳甲戌冬,伯父腳氣病作時,以書自娛,隨所見而錄,寖復成編,因目曰《腳氣集》。”由于會合許多單篇作品 編成的書籍稱為“集”,于是《戒民集》和《腳氣集》故而得名。

  輯錄式:以裁輯選錄原有作品的內容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容齋詩話》,舊題宋朝洪邁所撰詩話著作。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詩文評類存目》云:“《容齋 詩話》六卷(編修程晉芳家藏本),舊本題宋洪邁撰。邁有《史記法語》,已著錄。此編諸家書目皆不載其名,惟《文淵閣書目》有之!队罉反蟮洹芬嘤谠娮猪嵪 全部收入,則自宋元以來已有此編。今核其文,蓋于邁《容齋五筆》之內各掇其論詩之語,裒為一編,猶于《玉壺清話》之中別抄為《玉壺詩話》耳。以流傳已久, 姑存其目于此,以備參考焉。”因對《容齋五筆》的內容進行裁輯選錄,故而《容齋詩話》由此得名。

  籍貫式:以著述者出生的地方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潛邱札記》,清朝閻若璩所撰筆記雜著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三》云:“《潛邱札記》六卷 (編修程晉芳家藏本),國朝閻若璩撰。若璩有《尚書古文疏證》,已著錄。是編皆其考證經籍,隨筆札記之文。曰‘潛邱’者,若璩本太原人,寄居山陽!稜 雅》曰:‘晉有潛邱。’《元和郡縣志》曰:‘潛邱在太原縣南三里。’取以名書,不忘本也。”因閻若璩為山西人,山西古有“潛邱”,故《潛邱札記》由此得 名。

  寄寓式:以寄托著述者的某種思想情感來給著作起名。例如《郁離子》,明朝劉伯溫所撰筆記小說集。明代徐一夔《郁離子·序》云:“《郁離子》者,誠意伯劉公在元季時所著之書也。”又云:“‘郁離’者何?離為火,文明之象,用之其文郁郁然,為盛世文明之治,故曰《郁離子》。”明代吳從善《郁離子·序》 云:“闡天地之隱,發物理之微,究人事之變,喻焉而當,辯焉而彰,簡而嚴,博而切,反覆以盡乎古今,懇到以中乎要會,不襲履陳腐,而於圣賢之道若合符節, 無一不可宜于行,近世以來未有如《郁離子》之善者也。夫郁郁,文也;明兩,離也。‘郁離’者,文明之謂也。”因“郁離”兩字寄托著盛世文明,故《郁離子》 由此得名。

  兼稱式:以綜合多種稱謂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翠微南征錄》,宋朝華岳所撰文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十五》云: “《翠微南征錄》十一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宋華岳撰。”又云:“其集名‘南征’者,皆其竄建寧時所作。‘翠微’則其別號也。此本卷首,有新城王士禎, 題語曰:‘宋華岳集十一卷,名《翠微南征錄》’。”由于“南征”為從業的去向,“翠微”華岳的別號,于是《翠微南征錄》故而得名。

  建 筑式:以著述者所住的樓閣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江泠閣詩集》,清朝冷士嵋所撰詩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藝文四》云:“《江泠閣詩集》十四卷(浙 江巡撫采進本),國朝冷士嵋撰。士嵋字又湄,丹徒人。居傍大江,其讀書之閣曰‘江泠’,故以名集。”由于冷士嵋的讀書處為“江泠閣”,于是《江泠閣詩集》 故而得名。

  借鑒式:以告誡并警示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冊 府元龜》,宋朝楊億和王欽若所編大型類書。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類書類一》云:“《冊府元龜》一千卷(內府藏本),宋王欽若、楊億等奉敕撰。”宋 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類書類》云:“《冊府元龜》一千卷,景德二年命資政殿學士王欽若、知制誥楊憶修歷代君臣事跡,八年而成。”北宋四大類書之一《冊 府元龜》,初名為《歷代君臣事跡》,其意為后世帝王治國理政的借鑒。由于“冊府”乃是古代帝王藏書的地方,“元龜”是古代用來占卜國家大事的工具,于是《冊府元龜》故而得名。

  經字式:以被尊為典范的書籍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孝經》,舊題春秋曾皙所編儒家經典著作。東漢班固《漢書·藝文志》云:“《孝經》者,孔子為曾子陳孝道 也。夫孝,天之經,地之義,民之行也。舉大者言,故曰《孝經》。”由于某方面典范的著作或宗教的典籍稱為“經”,于是《孝經》故而得名。

  居地式:以著述者所住的地方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筠谿集》,宋朝李彌遜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下》云:“《筠谿集》二十四卷,戶部侍郎連江李彌遜似之撰。”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九》云:“《筠谿集》二十四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宋李彌遜撰,舊本原題《筠谿集》。‘筠谿’者,其歸連江時所居之地,彌遜以自號,因以名集。”因李彌遜的居住地為“筠谿”,故《筠谿集》由此得名。

  類別式:以某種分門別類的方式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毛詩》、《韓詩》、《齊詩》和《魯詩》,分別為東漢毛萇、東漢韓嬰、東漢轅固生和西漢申公所撰儒家經典 著作。宋代邢昺《孝經注疏·序》云:“《詩》有《國風》、《小雅》、《大雅》、《周頌》、《魯頌》、《商頌》,故曰:《國風》、《雅》、《頌》。四詩者: 《毛詩》、《韓詩》、《齊詩》、《魯詩》也!睹姟纷苑蜃邮诓飞,傳至大毛公名亨,大毛公授毛萇,趙人,為河間獻王博士;先有子夏《詩傳》一卷,萇各置 其篇端,存其作者,至后漢大司農鄭玄為之箋,是曰《毛詩》!俄n詩》者,漢文帝時博士燕人韓嬰所傳,武帝時與董仲舒論于上前,仲舒不能難,至晉無人傳習, 是曰《韓詩》!洱R詩》者,漢景帝時博士清河太傅轅固生所傳,號《齊詩》;傳夏侯始昌,昌授后蒼輩,門人尤盛,后漢陳元方亦傳之,至西晉亡,是曰《齊 詩》!遏斣姟氛,漢武帝時魯人申公所述,以經為訓詁教之,無傳,疑者則闕,號為《魯詩》。”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詩類》云:“漢初齊、魯、韓三家并行,而毛氏后出,獨河間獻王好之未得立。其后三家皆廢,而毛獨傳,故曰《毛詩》。毛公者,有大毛公、小毛公。”由于按照傳授《詩經》的分類共有四家,于是《毛詩》、《韓詩》、《齊詩》和《魯詩》故而得名。

  夢幻式:以著述者所做的夢境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西江集》,唐朝王仁裕所撰詩集。明代張岱《夜航船·夢滌腸胃》云:“王仁裕少時,嘗夢人剖其腸胃,以西江 水滌之,見江中沙石,皆為篆籀之文。由是文思并進,有詩百卷,號《西江集》。”由于王仁裕做夢以西江水浣洗腸胃,于是《西江集》故而得名。

  廟 號式:以皇帝的廟號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明太祖文集》,明朝姚士觀和沈鈇仝所編朱元璋文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二十二》云:“《明太祖文 集》二十卷(兩江總督采進本),明巡按直隸督學御史姚士觀、南京戶部督儲主事沈鈇仝?。”又云:“今亦據以著錄,存有明一代開國之著作焉。”因朱元璋的 廟號為“明太祖”,故《明太祖文集》由此得名。

  慕名式:以仰慕其他作品的名字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虞氏春秋》、《呂氏春秋》和《左氏春秋》,分別為秦國虞卿、秦國呂不韋和春秋魯國左丘明所撰著作。唐代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序》云:“《春 秋》者,魯史記之名也。”又云:“年有四時,不可遍舉四字以為書號。故交錯互舉,取‘春秋’二字,以為所記之名也。春先于夏,秋先于冬,舉先可以及后,言 春足以兼夏,言秋足以見冬,故舉二字以包四時也。‘春秋’二字是此書之總名,雖舉‘春秋’二字,其實包冬夏四時之義。四時之內,一切萬物生植孕育盡在其 中!洞呵铩分畷,無物不包,無事不記,與四時義同,故謂此書為《春秋》。”西漢司馬遷《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云:“魏齊已死,不得意,乃著書,上采 《春秋》,下觀近世,曰《節義》、《稱號》、《揣摩》、《政謀》,凡八篇。以刺譏國家得失,世傳之曰《虞氏春秋》。”又《呂不韋列傳》云:“呂不韋乃使其 客人人著所聞,集論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二十余萬言,以為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號曰《呂氏春秋》。”又《十二諸侯年表》云:“魯君子左丘明懼弟子人人 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鐸椒為楚威王傅,為王不能盡觀《春秋》,采取成敗,卒四十章,為《鐸氏微》。趙孝成王 時,其虞卿上采《春秋》,下觀近勢,亦著八篇,為《虞氏春秋》。呂不韋者,秦莊襄王相,亦上觀尚古,刪拾《春秋》,集六國時事,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 為《呂氏春秋》。”清代趙翼《陔馀從考·<春秋>》云:“《春秋》,魯史記名。韓宣子聘魯,見《易象》與《魯春秋》,此孔子未修以前《春秋》 也。然不獨魯史以此為名也,《國語》楚莊王問教太子之法于申叔時,對曰:‘教之以《春秋》,而為之聳善抑惡焉。’晉羊舌習《春秋》,悼公使之教太子。又 《管子·法法篇》曰:‘《春秋》之記,有弒君弒父者。’《權數篇》曰:‘《詩》者所以記物也,《春秋》所以記成敗也。’莊王、管子、羊舌在孔子前,則所 謂《春秋》必非孔子所修魯史可知,是齊、晉、楚皆有《春秋》也!赌印吩唬‘吾見百國《春秋》,《韓非子·備內篇》有《桃左春秋》,雖不知何國書,要亦 一《春秋》也。’韋昭注《國語》,謂以天時紀人事,故曰《春秋》。房玄齡注《管子》,謂《春秋》周公之凡例,而諸侯之國史也。則周時列國之史皆名‘春秋’ 也!赌印酚兄苤呵、燕之春秋、宋之春秋、齊之春秋。又按《呂覽·求人篇》:‘觀于《春秋》自魯隱公至哀公十有二世,其所以得之,所以失之,其術一 也。’《莊子·齊物論》:‘《春秋》經世,先王之志,圣人議而不辨。’又云:‘《詩》以道志,《書》以道事,《禮》以道行,《樂》以道和,《易》以道陰 陽,《春秋》以道名分。’此則孔子所修之《春秋》,可見戰國時已大行于世矣。自后虞卿有《春秋》、呂不韋有《呂氏春秋》、陸賈有《楚漢春秋》、趙長君有 《吳越春秋》。袁□有《獻帝春秋》、司馬彪有《九州春秋》、習鑿齒有《漢晉春秋》、王范有《交廣春秋》、杜崧有《任子春秋》、孫盛有《魏氏春秋》、《晉陽 秋》、臧嚴有《棲鳳春秋》、李公緒有《戰國春秋》、王韶之有《晉安帝春秋》,劉允濟采魯哀公后十二世接戰國,為《魯后春秋》、崔鴻有《十六國春秋》、蕭方 等有《三十國春秋》、韋述撰《唐春秋》,梁固、胡旦皆有《漢春秋》,尹洙有《五代春秋》、吳任臣有《十國春秋》,則又皆仿《春秋》之名而為之者也。”由于 “春秋”乃是史學著作的通稱或諸子著作的名稱,于是《虞氏春秋》、《呂氏春秋》和《左氏春秋》故而得名。

  內容式:以概括作品所表達的思想內容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論語》,孔子弟子所編語錄體經典著作。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語孟類》云:“《論 語》十卷,漢有齊、魯及古文三家,今行與世者《魯論語》也。”東漢班固《漢書·藝文志》云:“《論語》者,孔子應答弟子時人及弟子相與言而接聞于夫子之語 也,當時弟子各有所記。夫子既卒,門人相與輯而論纂,故謂之《論語》。”唐代魏征《隋書·經籍志一》云:“《論語》者,孔子弟子所錄?鬃蛹葦⒘,講于 洙、泗之上,門徒三千,達者七十。其與夫子應答,及私相講肆,言合于道,或書之于紳,或事之無厭。仲尼既歿,遂緝而論之,謂之《論語》。”由于選擇記載孔 子及其門人言行的語錄體著作,于是《論語》故而得名。

  年號式:以皇帝的年號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白氏長慶集》,唐朝白居易所撰詩文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四》云:“《白氏長慶集》七十一卷 (通行本),唐白居易撰。居易有《六帖》,已著錄。案錢曾《讀書敏求記》稱,所見宋刻居易集兩本,皆題為《白氏文集》,不名《長慶集》。汪立名?獭断闵 詩集》,亦謂寶歷以后之詩,不應概題曰‘長慶’。”唐代元稹《白氏長慶集·序》云:“明年當改元‘長慶’,訖于是,因號曰《白氏長慶集》。”由于唐穆宗的 年號為“長慶”,白居易的著作結集刊行于長慶年間,于是《白氏長慶集》故而得名。

  其他式:以標新立異的稱謂來給著作起名。例如《世說新語》,南朝宋劉義慶所撰志人小說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小說家類一》云:“《世說新語》三 卷(內府藏本),宋臨川王劉義慶撰,梁劉孝標注。義慶事跡具《宋書》。孝標名峻,以字行,事跡具《梁書》。黃伯思《東觀余論》謂《世說》之名肇于劉向,其 書已亡,故義慶所集名《世說新書》。段成式《酉陽雜俎》引王敦澡豆事,尚作《世說新書》可證,不知何人改為《新語》,蓋近世所傳。然相沿已久,不能復正 矣。”由于西漢劉向原有雜家著作《世說》因失傳,劉義慶所撰《世說》與其同名,于是后人更名為《世說新書》,后來無名氏再改稱為《世說新語》而得名。

  謙稱式:以著述者的謙詞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詅癡符》,宋朝李庚所撰詩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存目六》云:“‘詅癡符’者,語出《顏氏家訓》,謂可笑之詩賦也。”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下》云:“《詅癡符》二十卷,御史臨海李庚子長撰。詅之義,炫鬻也。市人鬻物于市,夸號之曰‘詅’。此三字本出《顏氏家訓》,以譏無才思而流布丑拙者。以名其集,示謙也。”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文章》云:“吾見世人,至無才思,自謂清華,流布丑拙,亦以眾矣,江南號為‘詅癡符’。”宋代王應麟《困學紀聞·評文》云:“和凝為文,以多為富,有集百余卷,自鏤板行于世。識者多非之,此顏之推所謂‘詅癡符’也。”因“詅癡符”三字表示自謙,故《詅癡符》由此得名。

  神怪式:以神魔鬼怪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宣室志》,唐朝張讀所撰志怪小說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小說家類》云:“《宣室志》十卷,唐吏部侍郎常山 張讀圣用撰。‘宣室’者,漢文帝間鬼神之處也。”宋朝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小說類》云:“《宣室志》十卷,右唐張讀圣明撰。纂輯仙鬼靈異事,名曰《宣室 志》者,取漢文召見賈生論鬼神之義,苗臺符為之序。”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云:“宣室之義,蓋取漢文帝宣室受厘,召賈誼問鬼神事。然鬼神之對,雖 在宣室,而宣室之名,實不因鬼神而立。取以題志怪之書,于義未當,特久相沿習不覺耳。”西漢東方朔云:“宣室者,先帝之正處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因 “宣室”是漢文帝召見賈誼問鬼神之處,故《宣室志》由此得名。

  時代式:以寫成書的時間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癸巳論語解》和《癸巳類稿》,分別為宋朝張栻和清朝俞理初所撰著作。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云:“《癸 巳論語解》十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宋張栻撰。其書成于乾道九年,是年歲在‘癸巳’,故名曰《癸巳論語解》。”清代王藻《癸巳類稿·序》云:“題曰《癸 巳類稿》,明是編之輯成于‘癸巳’也。”清朝葉潤臣《橋西雜記》云:“道光癸巳,理初會試不中第,通州王菽原禮部,醵金為刻《類稿》十五卷。其后張石舟 穆,取理初未刻之稿,刊入《連筠簃叢書》,即《存稿》也。兩稿皆‘癸巳’署名,以始于‘癸巳’寫錄之故。”宋代張栻《癸巳論語解》,因成書于乾道“癸巳” 年而得名;清朝俞理初《癸巳類稿》,因刊印于道光“癸巳”年而得名。

  謚號式:以著述者的謚號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忠愍集》,宋朝李若水所撰詩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八》云:“《忠愍集》三卷(永樂大典 本),宋李若水撰。”又云:“建炎初贈觀文殿學士,謚‘忠愍’。事跡具《宋史》本傳!稌浗忸}》載《李忠愍集》十二卷,蓋以其追謚名集。”因李若水的所 追謚號是“忠愍”,故《忠愍集》由此得名。

  書齋式:以著述者的書房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灌研齋集》,清朝李元鼎所撰詩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存目八》云:“《灌研齋集》四卷(江西 巡撫采進本),國朝李元鼎撰。元鼎字梅公,吉水人。前明天啟壬戌進士,入國朝官至兵部左侍郎。所著詩文,凡三十卷,統名之曰《石園集》。此集雜文四卷,乃 其中之一種也。其曰‘灌研齋’者,陸廷燦《南邨筆記》稱,元鼎家有古研,五瓣如梅花,質如黃玉,相傳為灌嬰廟瓦,故以名齋,因以名集。”因李元鼎的書房是 “灌研齋”,故《灌研齋集》由此得名。

  書字式:以記載事物的簡冊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尚書》,后人所編儒家經典著作。西漢孔安國《尚書大傳·序》云:“濟南伏生,年過九十,失其本經,口以傳 授,裁二十余篇,以其上古之書,謂之《尚書》。”唐朝孔穎達《尚書正義·序》云:“既形以道生,物有本形,形從事著,圣賢闡教,事顯于言,言愜群心,書而 示法,既書有法,因號曰《書》。后人見其久遠,自于上世。尚者,上也。言此上代以來之書,故曰《尚書》。”清代趙翼《陔余叢考·<尚書>名起 于伏生》云:“《尚書》名起于伏生《禮記經解》云:‘疏通知遠,書教也,與易教、詩教并述,未嘗云《尚書》也。’《左傳》、《國語》及戰國諸子書,凡引 《書》或曰《夏書》,或曰《商書》、《周書》,亦皆無《尚書》之名。其稱為《尚書》者,自伏生始?装矅^伏生口授二十余篇,以其上古之書,謂之‘尚 書’是也。自有此二字,而后之解者紛紛。王肅謂:上所言,史所書,故曰‘尚書’,則以上為君矣。鄭康成云:‘尚者,上也,尊而重之,若天書然,則以上為天 矣。’康成又據《緯書·璣鈐》之說,謂孔子尊而命之曰《尚書》,則又以《尚書》為孔子所加矣。即此二字,議論紛然,亦可見漢儒說經破碎穿鑿之一斑也。”由 于記載事物的簡冊或裝訂成冊的著作稱為“書”,于是《尚書》由此得名。

  私藏式:以著述者私家珍藏不外傳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藏書》,明朝李贄所撰筆記雜著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云:“《藏書》六十八卷,明李贄 撰。”明朝李贄《藏書·自序》云: “《藏書》者何?言此書但可自怡,不可示人,故名曰《藏書》也。”由于是李贄自家所撰收藏的書籍,于是《藏書》故而得名。

  堂號式:以著述者的堂屋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樂靜集》,宋朝李昭妃所撰詩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中》云:“《樂靜集》三十卷,起居舍人巨野 李昭妃成季撰。元豐二年,甲科。所居有‘樂靜堂’,故以名集。”因李昭妃的堂名是“樂靜堂”,故《樂靜集》由此得名。

  體裁式:以作品的體例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儒林外史》,清朝吳敬梓所撰長篇諷刺小說。清代閑齋老人《儒林外史·序》云:“夫曰‘外史’,原不自居正史之列 也;曰‘儒林’,迥異元虛荒渺之談也。其書以功名富貴為一篇之骨,有心艷功名富貴而媚人下人者,有倚仗功名富貴而驕人傲人者,有假托無意功名富貴自以為 高,被人看破恥笑者,終乃以辭卻功名富貴,品地最上一層,為中流砥柱。”由于“儒林”是知識分子群的通稱,而“外史”是一種以描寫人物為主的小說體裁,于 是吳敬梓《儒林外史》故而得名。

  通稱式:以通名代替異名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戰國策》,西漢劉向所編國別體史學著作。西漢劉向《戰國策·序》云:“中書本號,或曰《國策》、或曰《國事》、或曰《短長》、或曰《事語》、或曰《長書》、或曰《修書》。臣向以為,戰國時游士輔所用之國,為之策謀,宜為《戰國策》。”唐代司馬貞《史記索隱》云:“《戰國策》,高誘云:六國時縱橫之說也,一曰《短長書》,亦曰《國事》。劉向撰為三十三篇,名曰《戰國策》。案此是班固取其后名而書之,非遷時已名《戰國策》也。”因眾多記載戰國游士策略的書籍異名,故劉向《戰國策》由此得名。

  通俗式:以事物的俗稱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兔園冊》,無名氏所編通俗讀物。宋朝歐陽修和宋祁《新五代史·劉岳傳》云:“《兔園冊》者,鄉校俚儒教田夫牧子 之所誦也。”明代張岱《夜航船·兔園冊》云:“漢梁孝王有圃名兔園,孝王卒,太后哀慕之。景帝以其園令民耕種,乃置官守,籍其租稅,以供祭祀。其簿籍皆俚 語之字,故鄉俗所誦曰《兔園冊》。”因漢代梁孝王的圃名是“兔園”,《兔園冊》為唐五代時私塾教授學童的課本,其內容通俗膚淺,常受一般士大夫的輕視。后 指讀書不多之人奉為秘本的淺陋書籍,故《兔園冊》由此得名。

  同名式:以原有作品相同的名稱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后漢書》,東漢謝承、西晉華嶠、西晉謝沈、西晉袁山松和南朝宋范曄所撰史學著作。唐代魏征《隋書·經籍 志二》云:“《東觀漢記》一百四十三卷,起光武記注至靈帝,長水校尉劉珍等撰!逗鬂h書》一百三十卷,無帝紀,吳武陵太守謝承撰!逗鬂h記》六十五卷本, 一百卷,梁有今殘缺,晉散騎常侍薛瑩撰!独m漢書》八十三卷,晉秘書監司馬彪撰!逗鬂h書》十七卷本,九十七卷,今殘缺,晉少府卿華嶠撰!逗鬂h書》八十 五卷本,一百二十二卷,晉祠部郎謝沈撰!逗鬂h南記》四十五卷本,五十五卷,今殘缺,晉江州從事張瑩撰!逗鬂h書》九十五卷本,一百卷,晉秘書監袁山松 撰!逗鬂h書》九十七卷,宋太子詹事范曄撰!逗鬂h書》一百二十五卷,范曄本,梁剡令劉昭注!逗鬂h書音》一卷,后魏太常劉芳撰。”因多位撰者都用相同的 書名記載東漢歷史,故《后漢書》由此得名。

  偽作式:以假托某人的名義并篡改名目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翰苑叢抄》,無名氏所編類書。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存目十一》云:“《翰苑叢抄》 十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不著撰人名氏。取左圭《百川學!匪d諸書,刪其書名卷數與撰人,顛倒次序,連綴抄為一編,偽書之最拙者也。”因冒名 抄襲原有著作《百川學!,故而《翰苑叢抄》由此得名。

  物類式:以事物的某種外表特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鹖冠子》,楚國無名氏所撰文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一》云:“《鹖冠子》三卷(兩淮馬裕家藏本),案《漢書·藝文志》載《鹖冠子》一篇,注曰楚人。居深山,以鹖為冠。”明朝張岱《夜航船·日用部》云:“楚人居于深山,以鹖為冠,著書十六篇,號《鹖冠子》。”因“鹖冠”是楚人的頭冠,故《鹖冠子》由此得名。

  顯志式:以顯示著述者的某種志趣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蠛蠓集》,明朝盧少便所撰文集。明代盧少便《蠛蠓集·自序》云:“‘蠛蠓’者,醯雞也。取其潔于自 奉,介于自守,不如蚊蚋之侵穢強啖;又以事系獄,類蠛蠓之厄燕吭、罹蛛網,振其音而喑喑者,故以名集。”因盧少便以“蠛蠓”來自勉,故《蠛蠓集》由此得 名。

  新著式:以新編作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新五代史記》,宋朝歐陽修和宋祁所撰紀傳體史學著作。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正史類二》云:“《新五代史 記》七十五卷(內府刊本),宋歐陽修撰。本名《新五代史記》,世稱《五代史》者,省其文也。唐以後所修諸史,惟是書為私撰,故當時未上于朝。修歿之后,始 詔取其書,付國子監開雕,遂至今列為正史。”因與原有《五代史》的名稱相同,故《新五代史記》由此得名。

  姓地式:以著述者的姓氏和祖籍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牟氏陵陽集》,宋朝牟巘所撰詩文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十八》云: “《牟氏陵陽集》二十四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宋牟巘撰。”又云:“牟氏本蜀之井研人,世居‘陵山’之陽,至子才始著籍湖州。其以‘陵陽’名集,蓋不忘 本。以韓駒詩先有是名,故此集冠以‘牟氏’,用相別焉。”又《別集類十》云:“《陵陽集》四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宋韓駒撰。”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 題·別集類下》云:“《陵陽集》五十卷,中書舍人仙井韓駒子蒼撰。”由于牟巘的籍貫是“陵陽”,“牟氏”是自己之族姓,韓駒先有《陵陽集》傳世,于是為了 兩者作區別,故《牟氏陵陽集》因而得名。

  姓名式:以著述者的名字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孟浩然集》,唐朝孟浩然所撰詩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二》云:“《孟浩然集》四卷(江蘇蔣曾 瑩家藏本),唐孟浩然撰。”唐朝韋滔《孟浩然集·序》云:“孟浩然,字浩然,襄陽人也。”北宋歐陽修和宋祁《新唐書·文藝下》云:“孟浩然,字浩然,襄州 襄陽人。”因孟浩然的姓名和表字相同,故《孟浩然集》因而得名。

  姓氏式:以著述者的姓氏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蔣說》,清朝蔣超所撰筆記雜著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存目六》云:“《蔣說》二卷(兩淮鹽政 采進本),國朝蔣超撰。超有《峨嵋山志》,已著錄!妒Y說》者,蓋因其姓以名書,如僧肇著書名曰《肇論》之類也。而觀其自序,乃轉讀菰蔣之蔣,已為詭僻。 其書雜記聞見,別類分門,附以議論。大旨明鬼而尚儉,尤尊佛氏,至以儒童菩薩化生孔子為實。然其論時政三十馀條,欲復封建一說,尤迂謬難行。惟卷末記節烈數十條,或可備志乘采擇耳。”因“蔣”是“蔣超”的姓氏,故《蔣說》由此得名。

  修辭式:以運用修辭手法來給著作起名。例如《侯鯖錄》,宋朝趙令畤所撰筆記小說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小說家類二》云:“《侯鯖錄》八卷(內府 藏本),宋趙令畤撰。”明代頓銳《侯鯖錄·序》云:“嘗取諸儒先佳詩緒論逸事,與夫書傳中及人所嘗談隱語奇字。世共聞見而未知出處者,冥搜遠證。著之為 書,名曰《侯鯖錄》,意亦以書之味比鯖也。”因趙令畤以“侯鯖”來自喻,故《侯鯖錄》由此得名。

  續書式:以續寫原有作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續資治通鑒》和《續資治通鑒長編》,分別為清朝畢秋帆和宋朝李燾所撰編年體史學著作。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編年類》云:“神宗御制序,賜名《資治通鑒》。”元朝胡三省《資治通鑒·序》云:“宋朝英宗皇帝命司馬光,論次歷代君臣事跡為編年一書,神宗皇帝以鑒于往事,有資于治道,賜名曰《資治通鑒》,且為序其造端立意之由。”清 朝馮集梧《續資治通鑒·序》云:“鎮洋故尚書畢秋帆先生著《續資治通鑒》,蓋自司馬溫公作《資治通鑒》,而明王氏宗沐、薛氏應旂各有續通鑒之書。國朝徐氏 乾學,復有通鑒后編,即王氏、薛氏本而增損之,今原稿謹存,亦不無凌乳國佚。芘書以宋、遼、金、元四朝正史為經,而參以《續資治通鑒長編》、《契丹國志》 等書,以及各家說部、文集,約百十余種,仿《通鑒考異》之例,著有考異,并依胡氏三省分注各正文下,事必詳明,語歸體要。”又云:“考司馬氏《資治通鑒》 系神宗賜名,李壽亦云:‘臣此書詎可便謂《續資治通鑒》,姑謂《續資治通鑒長編》可也。’故孝宗于壽卒后,謂朕嘗許燾大書《續資治通鑒長編》七字。然則后 人著書,似只可云《資治通鑒》,《后編》或《續編》,而不嘗云《續資治通鑒》也。”宋朝李燾《進<續資治通鑒長 編>表》云:“臣竊聞司馬光之作《資治通鑒》也,先使其寮采摭異聞,以年月日為叢目,叢目既成,乃修《長編》。”又云:“顧臣此書,詎可便謂《續資 治通鑒》,姑謂《續資治通鑒長編》庶幾可也。”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編年類》云:“《續資治通鑒長編》五百二十卷(永樂大典本),宋 李燾撰。燾有《說文解字五音韻譜》,已著錄。燾博極群書,尤究心掌故。以當時學士大夫各信所傳,不考諸實錄正史,家自為說。因踵司馬光《通鑒》之例,備采 一祖八宗事跡,薈稡討論,作為此書。以光修《通鑒》時先成《長編》,燾謙不敢言《續通鑒》,故但謂之《續資治通鑒長編》。”由于是對司馬光《資治通鑒》的 續作,于是《續資治通鑒》和《續資治通鑒長編》故而得名。

  選編式:以選取摘編原有作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四六叢珠匯選》,明朝王明嶅所編類書。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總集類存目三》云:“《四六叢珠匯 選》十卷(副都御史黃登賢家藏本),明王明嶅編。明嶅字懋良,晉江人。萬歷己卯舉人,官至寧波府通判。宋葉棻所編《四六叢珠》凡四十卷,見于《千頃堂書 目》,明時抄本尚存。”又《類書類存目一》云:“《四六叢珠匯選》十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舊本題當涂縣學官晉江王明嶅、繁昌教諭黃金璽同校選,不著時 代。前有明嶅序,稱宋季葉氏采當代名家匯集成編,名曰《四六叢珠》。分門數百,成帙累千云云,則即宋人《四六叢珠》舊本而為之摘錄者也,故其職官輿圖皆南 宋之制。然止摘偶句,不列姓名,徒供剽掇之用,則亦村塾《兔園冊》耳。”因是對《四六叢珠》的選編,故《四六叢珠匯選》由此得名。

  異名式:以原有作品的別名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石頭記》、《情僧錄》、《風月寶鑒》和《金陵十二釵》,清朝曹雪芹所撰長篇章回體世情小說。清朝曹雪芹《紅 樓夢·第一回》云:“從此空空道人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為情僧,改《石頭記》為《情僧錄》。至吳玉峰題曰《紅樓夢》,東魯孔梅 溪則題曰《風月寶鑒》。后因曹雪芹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則題曰《金陵十二釵》。”清代程偉元《紅樓夢·凡例》云:“《紅樓 夢》旨意,是書題名極多,《紅樓夢》是總其全部之名也。又名《風月寶鑒》,是戒妄動風月之情。又曰《石頭記》,是自譬石頭所記之事也。此三名則書中曾己點 睛矣。如寶玉做夢,夢中有曲名《紅樓夢》十二支,此則《紅樓夢》之點睛。又如賈瑞病,跛道人持一鏡來,上面即鏨‘風月寶鑒’四字,此則《風月寶鑒》之點 睛。又如道人親見石頭上大書一篇故事,則系石頭所記之往來,此則《石頭記》之點睛處。然此書又名《金陵十二釵》,審其名則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由于不同 編著者對《紅樓夢》的改名較多,于是《石頭記》、《情僧錄》、《風月寶鑒》和《金陵十二釵》由此得名。

  意象式:以事物的某種象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蜀梼杌》和《梼杌》,分別為宋朝張唐英和楚國無名氏所撰史學著作。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偽史類》云: “《蜀梼杌》十卷,殿中侍御史里行新建張唐英次功撰。”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載記類》云:“《蜀梼杌》二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一名《外史梼 杌》,宋張唐英撰。”宋代張唐英《蜀梼杌·序》云:“名曰《蜀梼杌》,蓋取楚史之名,以為記惡之戒,非徒衍其小說,亦使亂臣賊子觀而恐懼云耳。”戰國孟軻 《孟子·離婁下》云:“晉之《乘》、楚之《梼杌》、魯之《春秋》,一也。”南宋鄭樵《通志·總序》云:“晉之《乘》、楚之《梼杌》、魯之《春秋》,其實一 也!冻恕、《梼杌》無善后之人,故其書不行。”宋代朱熹《孟子集注·離婁下》云:“梼杌,惡獸名,古者因以為兇人之號,取記惡垂戒之義也。”清代孫奭 《孟子注疏·離婁下》云:“自楚國所記而言之,則謂之《梼杌》。以其所在以記‘梼杌’兇之惡,故以因名為《梼杌》也。”明代張萱《疑耀·梼杌》云:“梼 杌,惡獸,楚以名史,主于懲惡。又云:‘梼杌能逆知未來,故人有掩捕者,必先知之。’史以示往知來者也,故取名焉,亦一說也。”因“梼杌”是惡獸,本為楚 國史書名,故不是對梼杌所列的傳記。由于“梼杌”對人有警戒之意,于是《梼杌》由此得名。

  引用式:以直接引用詩文詞語來給著作起名。例如《麟角集》,唐朝王棨所撰詩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四》云:“《麟角集》一卷(浙江汪啟淑 家藏本),唐王棨撰。”又云:“題曰‘麟角’者,蓋取《顏氏家訓》,‘學如牛毛,成如麟角’之義,以及第比登仙也。”北齊顏之推《顏氏家訓·養生》云: “學如牛毛,成如麟角。”因為此處“麟角”兩字引用自《顏氏家訓》之語,所以作品《麟角集》故而得名。

  用典式:以引用典故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夢華錄》,宋朝孟元老所撰筆記雜著集。宋代孟元老《夢華錄·自序》云:“仆恐浸久,論其風俗者,失于事實,誠為可 惜,謹省記編次成集,庶幾開卷,得睹當時之盛。古人有夢游華胥之國,其樂無涯者。仆今追念,回首悵然,豈非華胥之夢覺哉,目之曰《夢華錄》。”因古時有 “華胥夢”的典故,故《夢華錄》由此得名。

  御纂式:以皇帝的名義編纂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御注孝經》,唐朝李隆基所撰儒家經典著作。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孝經類》云:“《御注孝經》一卷,唐 孝明皇帝撰并序,今世所行本也。始刻石太學,御八分書,未有祭酒李齊古所上表及答詔,且具宰相等名銜,實天寶四載,號為《石臺孝經》。”因唐玄宗親自評注 《孝經》,故《御注孝經》由此得名。

  增訂式:以增補原有作品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增定玉壺冰》和《廣廣文選》,分別為明朝閔元衢和明朝周應治所編雜家著作。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雜家類存目九 》云:“《增定玉壺冰》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 ,明閔元衢編。元衢有《羅江東外紀》,已著錄。初都穆采古來高逸之事,題曰《玉壺冰》。寧波張孺愿稍刪補之,題 曰《廣玉壺冰》。”又《總集類存目三》云:“《廣廣文選》二十三卷(副都御史黃登賢家藏本),明周應治編。應治有《霞外麈談》,已著錄。嘉靖中,劉節嘗編 《廣文選》,此又拾節之遺,故曰《廣廣文選》。猶之《反離騷》后有《反反離騷》,《非國語》后有《非非國語》也。”因對《玉壺冰》與《廣文選》的增補,故 《增定玉壺冰》和《廣廣文選》由此得名。

  齋堂式:以著述者的書房和堂號同時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寶晉英光集》,宋朝米芾所撰書畫合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七》云:“《寶晉英光 集》八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宋米芾撰。”又云:“考‘寶晉’乃芾齋名,‘英光’乃芾堂名,合二名以名一書,古無是例。得無初名《寶晉集》,后人以《英 光堂帖》補之,改題此名歟。”因“寶晉齋”和“英光堂”是米芾的書齋與堂號,故《寶晉英光集》由此得名。

  摘錄式:以選擇摘取字詞語句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千字編》,無名氏所編姓名學著作。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譜牒類》云:“《千字編》一卷,末云嘉佑八 年采真子記。以《姓苑》、《姓源》等書,撮取千姓,以四字為句,每字為一姓,題曰《千字編》。三字,亦三姓也。逐句文義亦頗相屬,殆《千字文》之比云。” 因選輯《姓苑》和《姓源》的內容成書,故《千字編》由此得名。

  住所式:以著述者居住的處所來給著作起名。例如《歸潛志》,元朝劉祁所撰筆記小說集。元代劉祁《歸潛志·序》云:“且其所聞所見可以勸戒規鑒者,不可使湮 沒無傳,因暇日記憶,隨得隨書,題曰《歸潛志》。‘歸潛’者,予所居之堂之名也。因名其書,以志歲月,異時作史,亦或有取焉。”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 要·小說家類二》云:“《歸潛志》十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元劉祁撰。”又云:“是書名曰‘歸潛’,蓋祁于壬辰北還,以此二字榜其室,因以題其 所著。然晚年再出,西山之節不終,此名亦非其實也。”因“歸潛”為劉祁的居所,故《歸潛志》由此得名。

  子字式:以對某人的尊稱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申子》,戰國申不害所撰法家著作。西漢司馬遷《史記·老子韓非列傳》云:“申子之學,本于黃老,而主刑名。著 書二篇,號曰《申子》。”由于中國古時對人的敬詞,或著書立說而代表某一個流派的人,被尊稱為“子”,于是《申子》故而得名。

  綜合式:以事物相組合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絕越書》,東漢袁康和吳平所撰國別體史學著作。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雜史類》云:“《越絕書》十六卷,無 撰人名氏,相傳以為子貢者,非也。其書雜記吳、越事,下及秦、漢,直至建武二十八年。蓋戰國后人所為,而漢人又附益之耳。越絕之義曰:‘圣人發一隅,辯士 宣其辭;圣文越于彼,辯士絕于此。’故題曰‘越絕’。雖則云然,而終未可曉也。”又云:“‘越’者,國之氏也;‘絕’者,絕也,謂勾踐時也;‘絕’者,絕 也,絕惡反之于善。越專其功,故曰‘越絕’,并見本書。文簡批編尾云:‘《越絕書》訛不可讀,如樂架之有啞鐘。’”東漢袁康和吳平《越絕書·越絕外傳本 事》云:“問曰:‘何謂越絕?’‘越者,國之氏也。’‘何以言之?’‘按春秋序齊魯,皆以國為氏姓,是以明之。絕者, 絕也,謂句踐時也。當是之時,齊將伐魯,孔子恥之,故子貢說齊以安魯。子貢一出,亂齊,破吳,興晉,疆越。其后賢者辯士,見夫子作春秋而略吳越,又見子貢 與圣人相去不遠,唇之與齒,表之與里,蓋要其意,覽史記而述其事也。”又云:“問曰:‘何不稱越經書記,而言絕乎?’曰:‘不也。絕者,絕也。句踐之時, 天子微弱,諸侯皆叛。于是句踐抑疆扶弱,絕惡反之于善,取舍以道,沛歸于宋,浮陵以付楚,臨沂、開陽,復之于魯。中國侵伐,因斯衰止。以其誠在于內,威發 于外,越專其功,故曰越絕。故作此者,貴其內能自約,外能絕人也。賢者所述,不可斷絕,故不為記明矣。”由于“越絕”寓意“越國的絕惡”之義,于是《越絕書》由此得名。

  總稱式:以事物的統稱來給著作起名。例如《蘇門六君子集》,宋朝秦觀、黃庭堅、晁補之、張耒、陳師道和李廌所撰詩歌合集。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別集類中》云:“《豫章集》四十四卷、《宛丘集》七十五卷、《后山集》二十卷、《淮海集》四十六卷、《濟北集》七十卷、《濟南集》二十卷,蜀刊本,號《蘇門六君子集》。”由于秦觀、黃庭堅、晁補之、張耒、陳師道和李廌被稱作為“蘇門六君子”,并匯聚《豫章集》、《宛丘集》、《后山集》、《淮海集》、《濟北集》和《濟南集》六種著作合刊,于是《蘇門六君子集》故而得名。

  總集式:以多個人的作品匯集來給著作起名。例如《篤敘堂詩集》,明朝許豸、清朝許友、許遇、許鼎、許均、許藎臣和許良臣家族所撰詩歌總集。清代永瑢《四庫 全書總目提要·總集類存目四》云:“《篤敘堂詩集》五卷(福建巡撫采進本),侯官許氏之家集也。凡作者七人,集八種。前明一人,曰《春及堂遺稿》,許豸 撰;國朝六人,曰《米友堂集》,許友撰;曰《紫藤花庵詩抄》,許遇撰;曰《少少集》,許鼎撰;曰《雪村集》、《玉琴書屋詩集》,許均撰;曰《客游草》,許 藎臣撰;曰《影香窗存稿》,許良臣撰。豸字玉史,崇禎辛未進士,官至浙江提學副使。友字有介,號甌香,豸子也。喜書畫,慕米芾之為人,構米友堂祀之,新城 王士禎嘗稱其詩。遇字不棄,號月溪,友子也,康熙間官陳留、長洲二縣知縣。鼎號梅崖,均號雪村,皆遇子。藎臣號秋泉,良臣號石泉,皆鼎子。其家有‘篤敘 堂’,為華亭董其昌所題額,因以名集。”由于匯集《客游草》、《少少集》、《雪村集》、《米友堂集》、《春及堂遺稿》、《影香窗存稿》、《紫藤花庵詩抄》 和《玉琴書屋詩集》諸書合編成總集,又因許氏家中有“篤敘堂”,于是《篤敘堂詩集》故而得名。

  組合式:以人名相重組來給著作起名。例如《金瓶梅》,明朝蘭陵笑笑生所撰長篇章回體世情小說。明代東吳弄珠客《金瓶梅詞話·序》云:“《金瓶梅》,穢書 也。袁石公亟稱之,亦自寄其牢騷耳,非有取于《金瓶梅》也。然作者亦自有意,蓋為世戒,非為世勸也。如諸婦多矣,而獨以潘金蓮、李瓶兒、春梅命名者,亦楚 《梼杌》之意也。蓋金蓮以奸死,瓶兒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較諸婦為更慘耳。”由于取“潘金蓮”、“李瓶兒”和“吳春梅”的名字中,各一字相互組合而成書, 于是《金瓶梅》故而得名。

  尊稱式:以著述者對別人的敬稱來給著作起名。例如《尊白堂集》,宋朝虞儔所撰詩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別集類十二》云:“《尊白堂集》六卷(永 樂大典本),宋虞儔撰。”又云:“儔慕白居易之為人,以‘尊白’名堂,并以名集。”因虞儔仰慕唐代白居易而得堂名,故《尊白堂集》由此得名。

  古人給著作的命名有很多種型式,在稱謂上隨意省稱或有意考究,有些名稱讓后人不知所云了。由于古人隨意簡稱作品的原名,于是造成有些著作的名稱混亂。例如《方言》,漢代揚雄所撰語言著作。清代永瑢《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小學類一》云:“《方言》十三卷(永樂大典本),舊本題‘漢揚雄撰,晉郭璞注’。”又云:“舊本題曰《鞧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其文冗贅,故諸家援引及史志著錄,皆省文謂之《方言》!杜f唐書·經籍志》則謂之《別國方言》,實即一書。又《容齋隨筆》稱此書為《鞧軒使者絕域語釋別國方言》,以‘代’為‘域’,其文獨異。然諸本并作‘絕代’,書中所載亦無‘絕域重譯’之語。”

  由于古人給著作的命名五花八門,于是有些著作則用別號和謚號同時來起名。例如《東坡先生全集》和《蘇文忠全集》,北宋蘇軾所撰詩文集。清代永瑢《四庫全書 總目提要·別集類七》云:“宋時所謂《大全集》者,類用此例,迄明而傳刻尤多。有七十五卷者,號《東坡先生全集》,載文不載詩,漏略尤甚。有一百十四卷 者,號《蘇文忠全集》,板稍工而編輯無法。”

  古人往往任意簡稱著作的原名,造成有些流傳后世的著作名稱不一,與原有的名稱相去甚遠,后人反而不知道原有的名稱了。例如先秦經典著作《周易》、先秦散文 集《尚書》、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和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清代陸以湉《冷廬雜識·古書》云:“古書之名,今有改減其字者。如《周易》稱《易經》、 《尚書》稱《書經》、《孔子家語》只稱《家語》,《五代史記》去‘記’字,《古列女傳》去‘古’字,《白虎通義》、《風俗通義》皆去‘義’字,《說文解 字》去‘解字’二字、《世說新語》去‘新語’二字。習俗相沿,有不知其本名者矣。”

  總而言之,古代著作的命名花樣繁多,無固定的命名型式可言。用怎樣的命名才是最佳型式,要根據當時著述者具體的情況而定。只要能夠向后世讀者傳播有益的思想文化,就是古時著作最佳的命名型式。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jpxkua.live),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最新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相關閱讀
  • 《中國上古神話新編》連載415-02-05

    女媧造人 (先秦文學研究組) 俗說1天地開辟,未有人民2,女媧摶3黃土做人。劇4務,力不暇5供6,乃引繩于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貧賤者,引縆7人也。 選自東漢...

  • 《中國上古神話新編》連載815-02-13

    神農傳說 (先秦文學研究組) 古者1,民2茹草飲水3, 采4樹木之實5,食6蠃蠬之肉。時8多疾病毒傷之害,于是神農乃始教民播種五谷9, 相10土地宜,燥濕肥墝高下,嘗百草11之...

  • 名文剖析16-04-11

    名文剖析 羅滄 東晉 陶淵明 《移居二首其一》云:鄰曲時時來,抗言談在昔。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題記 唐朝劉禹錫《陋室銘》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

  • 高考詩歌鑒賞題中表達技巧分類與合并15-06-19

    在高中教學的課堂實踐中,我們發現高一至高三的許多學生面對詩歌鑒賞題中表達技巧一類題型,總是混亂不清,無所適從。答題時總是找不到頭緒,亂答一氣。究其原因,一是學生...

  • 《中國上古神話新編》連載515-02-07

    女媧補天 (先秦文學研究組) 往1古之時,四極2廢3,九州4裂5,天不兼復,地不周載6;馉f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8,鷙鳥9攫10老弱。 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

  • 老莊思想對於『聖人』的定義15-06-13

    『不離於宗,謂之天人﹔不離於精,謂之神人﹔不離於真,謂之至人。以天為宗,以德為本,以道為門,兆於變化,謂之聖人﹔以仁為恩,以義為理,以禮為行,以樂為和,薰然慈仁...

  • 莊子『全德』的解釋15-06-13

    個人在另一篇文章曾闡述『德』的具體解釋。 今天,繼續導讀莊子的文章,來理會什麼是『全德』的意思。 莊子在「德充符」中,提到「平者,水停之盛也。其可以為法也,內保之...

  • 2009年高考語文試題全國卷I分析15-06-19

    一、試卷的總體評價 縱觀今年高考語文試題,從命題形式上說,感覺與08年高考語文試題基本保持一致,沒有什么嚴格意義上的創新可言。出乎人們考前模擬時的預料,本套試題,...

  • 莊子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15-06-15

    個人資質魯鈍,不足以論斷任何人,更不用說要去論斷莊子,否則會是貽笑大方。 這是個人嘗試梳理 《逍遙遊》時,發現莊子把自己定位在文章中。 那莊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

  • 從學生的考試看教師的虛榮15-04-14

    隨著社會對教育教師的重視,教育系統本身展開了各種形式的競相比武。于是有著很強的自尊心和榮譽感的教師們,也就有了各種形式的備戰、備荒的活動。由此,也就孕育了各種畸...

相關欄目:
  • 古體詩詞
  • 古體辭賦
  • 現代詩歌
  • 唯美古風
  • 散文隨筆
  • 文化隨筆
  • 讀書筆記
  • 小說故事
  • 雜談評論
  • 漫說歷史
  • 學術研究
  • 其他類型
  • 牛仔骑马怎么玩 济南按摩体验分享 梨家大院sm捆绑 股票分析师证怎么考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五码开 排列三稳赚的方法 波克麻将官网 美国牲交视频 陕西十一选五 成都按摩 打飞机 找肏屄a片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d 心悦麻将辽宁版下载 东莞站街女地址 配资 广西十一选五